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晴川的村》五

1已有 658 次阅读  2017-09-15 19:56
把 《晴川的村》五 分享到:

过气的夫子

 

农历九月中旬,我又回了一趟黄杨村。买了一些西洋参、核桃、铁皮柴胡之类的滋补品,装在一个个礼品盒里,专程去看望晴川的爹。

晴川很忙,但他还是腾出时间来陪我。一路上晴川的手机响个不停,其中有一个电话是子良打来的,内容涉及到“大将军巡城”。

“跟去年一样,你主要负责后勤,其它的让修远去做,到时候市里、县里来的贵宾,都要接待好,饮食和住宿也都要预先安排好,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

放下电话,晴川又对身边的修远交待一番,看样子很是重视,末了他对修远说:“明天,不,明天没空,县政协要来我们村调研……那就后天,后天,你再陪我练练骑马,这匹枣红马我还是不太习惯。”

修远使劲点头:“好好好!说实在的主任这匹枣红马脾气好像不太好。”

晴川看了他一眼。修远似乎意识到措词不当,显得有些尴尬。

我说:“想必晴川是今年的‘大将军’了?”

修远说:“主任已经是连续6年的大将军了。说实在的,除了主任,别的什么人也没有这个资格。”

晴川皱了皱眉:“别来这些虚的,上林是我兄弟!”又转而对我说,“我是真不当了,但是大家执意非要这样,我想想,那就再当一次大将军,凑足7年之数,算是一个圆满吧!”

对于黄杨村每年一次的民俗活动——大将军巡城,我再熟悉不过了:

每年阴历的十月初二,名为“文巡”。黄氏家族要推举一位辈份最高的族人,带领各房代表祭祀大师公。祭祀完毕,用四抬大轿请出大师公(那时是小小的连体微雕神像),轿身正上方用一团红色绸带结顶,盘成大红花状,又有点类似于古代女子的发髻。轿子请到山下后,四名抬轿的青年开始飞快地奔跑,全村的青年都可以追赶这乘轿子——这有个名堂,叫“抢红”。哪个跑得最快,抢得那团红绸带,大师公就保佑他一年的平安和好运,并且可以请回红绸带,在自己家里供奉一年。当然,他还可以向大师公许个愿,来年此时,他有资格随族中长辈到大师公庙祭祀,并备办祭品“还愿”,同时交还红绸带,以便传递给下一位“抢红”者。

次日,即十月初三,名为“武巡”。由各房长辈共同推举一位德行俱佳的族中翘楚(一般要求年龄在30至45岁之间,事业有成者),披金甲、跨红马、执龙纹木柄大斧,扮演杨五郎。这天,村人一律尊称其为“大将军”。锣鼓开道,前呼后拥,巡游全村。是夜,村中灯火通明,有多处搭台唱戏,放焰火,放天灯,恭迎大将军。大将军所到之处,村民随缘供奉钱粮、布匹之类(当然那是在以前,现在一律改用红包)。这些生活资用,事毕上交族长,由族长在接下来的一年之中,根据实际情况,分别救助村中贫弱或遇上天灾人祸之家。

晴川是个瘦长脸,小眼睛,双眉倒挂,所以我很难想像由晴川装扮的大将军杨五郎会是个什么模样。

很快,晴川的老家到了。晴川告诉我,现在他和春树都有自己的房子了,奶奶几年前过世了,只有父母,还住在老房子里。

“他们都不想搬出这个老院子,”晴川说,“不过这样也好,两个老人在一起方便互相照应。”

院子已经倾斜,杂草丛生,破败不堪。我远远看见晴川的爹站在院子里,拄着一根拐杖。走近了才发现,这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儒雅、庄重的长者了,虽然还是穿着那套银灰色的中山装,但已是衣衫不整,五颗纽扣只扣上两颗,最上面一颗没扣,下面的二颗扣子掉了,致使衣服的前摆大幅度裂开,像两片没有拉紧的窗帘布。更让我触目惊心的是,晴川的爹嘴巴明显向右歪斜上去,一道细细的涎水像小蚯蚓般游到左边的嘴角下挂着。

我掏出餐巾纸,上前替晴川的爹擦去涎水。其实我很想上前抱抱这位老人,以这种方式给他一个安慰,但鉴于晴川就在边上,觉得这样做显得喧宾夺主,怕不合适。

“七叔,我是上林啊,您还认得我吗?”

“上林……晴川……上林……晴川……”

晴川爹含混不清地反复说着晴川和我的名字,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七叔,晴川是今年的大将军呢,你高兴吗?”

“不行……晴川……别当大将军……不行!”

晴川的爹突然变得很焦躁,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起来。

“妈!”晴川向屋里喊,“你快出来吧,扶爹回去,快点!”

晴川拉着我的手说:“上林我们走吧。我爹就这样了,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修远也说:“走吧。说实在的,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留下礼物,离开了晴川家的老院子,直接回了雾城。

离开村子前,我又一次想到了春树。春树在最后一封信里说,她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我彻底忘掉,乃至在梦里也不再见我。我同样没有回信。其实我现在很想知道,春树是否真如自己所言,她的梦里不再有我?(待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