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晴川的村(十一)

已有 286 次阅读  2017-10-10 23:19
把 晴川的村(十一) 分享到:

鸳鸯石新传

 

在兔毛市场最旺盛时期,晴川收购的兔毛售价最高,生意也最红火,其间的秘密就在于鸳鸯石。

有一天,晴川心里灵光一闪,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印了一本彩印的小册子,图文并茂,宣传大师公和鸳鸯石的神迹奇事。大师公的故事原本就有,而关于鸳鸯石的故事则多属于原创。故事也很简单:

鸳鸯石是大师公杨五郎的法宝和神器,与大师公不分彼此,自然是祥瑞万方,所到之处,如朕亲临,它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好运气。当然了,大师公杨五郎本是正义之神,他也不是毫无原则地保佑每一个人,成就你所求的每一件事,他只应允你所应得的。那如何确定你是否应得呢?如果你得到一颗鸳鸯石,把它供奉起来,你许了愿,在一周乃至七周之内,如果鸳鸯石发生变化生出了另一颗,就说明你许的愿得到了应允,那么,你的愿望便得以实现,即便你所许的愿没有让你实现,那也是大师公另有深意,他必在日后成全你另一桩更加美好的心愿,将来你自能体会。总之,只要鸳鸯石分化,你的心愿必不致落空,好运也将永远相随。

鸳鸯石的神奇和灵验不容置疑,若是不信,且看它如何分身变化……

晴川订制了很多精美的火柴盒,不时装上几颗鸳鸯石,遇到大主顾便给他一本宣传册和一颗盒装的鸳鸯石。没想到这一招产生了轰动效应,许多大客户慕名而来,而且,大多数客户都成了回头客,他们宁愿出较高的价,以换取一颗额外馈赠的鸳鸯石。他们自己收藏了鸳鸯石,或用以馈赠亲友。

那时候晴川的爹还没有出事(中风),知道这件事后,把晴川骂了个狗血喷头,但晴川偷偷摸摸地送,他也不能奈何。春树在这件事上坚决站在她爹这一边,骂晴川出卖祖宗,但春树的反对根本没有分量。到了晴川爹出事,春树就与晴川断了往来,直到几年前,兄妹才又恢复了关系,但已失去了原来的那份信任和亲密。

我不知道晴川当年送给客户的鸳鸯石究竟有多少颗完成分化,又有没有给人带来好运,但春树送我的这一颗,却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那几天我被它折腾得吃不好睡不香,整个人神经兮兮的,恨不得把自己也变成一块石头,再以同类的身份询问它,让它开口告诉我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虽然还未到最后的期限,即七七四十九天,但我已然知道,鸳鸯石不会再生长而至于蜕变,因为它看上去早已毫无生气。从第一个7天以后,我严格遵守每7天开木盒验看一次,而且在第一个7天那天,亦即从仙雁回来的第二天,我用皮尺量了量鸳鸯石三分之一处那道不规则的纹路,3厘米;第二个7天,4.5厘米;第三个7天,5厘米;第四个7天,还是5厘米;第五个7天,还是5厘米。如果说这中间还有什么微小变化的话,那就是它的毛边。从春树手里接过鸳鸯石时我就看过,它周边毛糙,但后来,我注意到新生出来的部分,周边是光滑的,不只是观感如此,触摸它时也有明显不一样的手感。但到了第四第五个7天,不但那道纹路再无任何外移的迹象,而且新生部分的周边也不再光滑,它有了和其它周边一模一样的毛边,这也恰恰从另一个方面证明,它已然老化,已然完全定型,再也不可能有任何新的变化了。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这是一件普通的物事,譬如说它是一棵白菜,那么它生长或者不生长都自有其道理,我们大可不必理会。但问题在于,它不是白菜,它是一颗具有一百多年传奇色彩的鸳鸯石,而且是属于黄杨村的一颗奇石。人这东西就是这样,只要是跟自己有些关系,哪怕再微不足道的小事,也非得刨根问底不可。

——那么,它是一颗“病石”?就好像我们吃田螺时常有这样的经验,当一盘田螺吃到最后一个时,原来是颗臭螺。这说明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人们在不经意间捡走了所有健康的鸳鸯石,剩下了一颗“病石”。既是病石,无法完成最后的分化也就属于情理之中的事了。

——那么,如果它不是一颗病石而是一颗正常的鸳鸯石呢?——当然,鸳鸯石本来就不属于正常的石子,或者说从石的固有特性上讲,它本身就是一颗病石。病或非病,往往取决于人为的定义——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它是一颗与传说相符的能不断分化的鸳鸯石呢?我们可以作这样的假想,它不断进行自我分割、分化,石子越来越多,因而体积越变越小,小之又小,终归于零。那么,终有一天,我打开木盒子,所有的石子不翼而飞,一切归零,唯剩空和无。什么是空?有一位高僧说过,空即万有,万有归空。

万一这一假想成立,那么,晴川祖坟地里的鸳鸯石何以“无缘无故没了”也就有了一个自圆其说的道理——尽管这个道理听上去是万般的不可思议。

我对自己的种种解释都绝不满意,也没有任何更好的答案。在百般无奈、无助、无聊的情形之下,本来我完全可以给春树打个电话,一起探讨一下这个问题,顺便说说我心里的这些胡思乱想,但一想到春树那个“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的原则,我就又打消了这一念头,我想我不应该再去打扰她如诗意般空幻的生活。

如此,我心里有了一个新的主张:把这颗莫名其妙的鸳鸯石悄悄地送回晴川的祖坟地里,就当它从来没有在我的生活中出现过。

——让传说归于传说,让一切归于零。(待续)

上一篇:晴川的村(十)
下一篇:没有下一篇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