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难忘端午节的那种味道

7已有 287 次阅读  2017-05-17 13:06   标签style 
把 难忘端午节的那种味道 分享到:

    路过菜市场,老远闻到粽子的香味。此时,听见一位老伯吆喝:“卖粽子喽,正宗的稻草灰粽子,刚煮出来的粽子喽!”稻草灰粽子?这可是几十年来我一直割舍不下的妈妈的味道呀!可是,在城里居住了几十年,粽子一年到头都能买到,肉馅的,蛋黄馅的,火腿馅的,豆沙馅的蚕豆馅的等等,应有尽有。但再怎么好的粽子,吃来吃去就吃不出小时候母亲亲手为我们包的粽子的那种味道。唉,很难讲清楚的那种味道。

    随着老伯吆喝的声音,忍不住还是买了几个,就冲着“稻草灰”的诱惑,那种独特的深黄的颜色、独特的味道。带着期盼,迫不及待地剥开吃了一口,呀,果然有那种久别了的味道!一吃到这种味道,脑子里就情不自禁地浮现出昔日大杂院里亲眼目睹母亲及邻居们围在一起包粽子的那种温馨、热闹的情景:

    老家茶山。农历五月初五来临前的四五天,好多人家就忙着买包粽子的箬叶,割棕榈树叶(扎粽子用),准备糯米,忙着泡“灰汤”(用上一年特地留好的早稻秆烧成灰,用水浸泡后经过滤流出来的灰汤,用这灰汤浸泡出来的粽子蒸熟后特香,且储藏时间更长,和现在商店里卖的粽子的味道没法比),忙得不亦乐乎。

    我家住在大宅院里,几十户人家各自忙碌着,家庭主妇们三五成群唧唧喳喳地边包粽子边东家长西家短的聊个没完没了。而我们小孩总是跑东家串西家,一边看大人包粽子,一边盼着自家的粽子快点煮熟。粽子的馅有五花八门:咸肉啊、蚕豆啊、豆沙啊、红枣啊等等。母亲手特灵巧,几张箬叶在她手里变魔术似的,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大摞有棱有角的粽子;十个一扎,包了一大堆,然后一扎扎放到木盆里,用稻草灰泡出来的水浸泡好长时间,接着就放大铁锅里煮。随着“哧哧哧”的声音,炊烟囊囊飘溢,粽子即将煮熟。流着口水的小孩总是还没等出锅的粽子蒸熟,就吵着闹着要吃。那刚出锅的粽子软软的,滚烫滚烫,香喷喷的,吃在嘴里,热在心里。不但如此,我记得当时几乎家家屋檐或楼板底下都挂着大把大把(把粽子五个一小把扎在一起,两扎十个称为一担,四担称为一把)的粽子,想吃就摘一个,就像摘果子似的,很有情调。稻草灰粽子挂在屋檐下放几天都不会变质,一连吃上几个都不会撑坏肚子。原因呢,听大人说,就是因为用稻草灰的汤泡过的粽子有助消化的功能。真是神奇呀。

    那时候我很想自己学着包粽子给自己吃,跟着母亲学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总是怎么也无法把米牢牢地裹在箬叶里,更不要说包成四个角的粽子了。无奈,笨手笨脚的我只能放弃而吃现成的。

    到了端午节那天,其实所有的人都已经吃了好多粽子了。不过节日的程序还是要进行的。一大早,家家都用端午柴(从山上采拔的几种指定的野草鲜柴之类)煮鲜鸡蛋、咸鸭蛋、粽子。早餐就吃粽子和蛋了。小孩子一般都有蛋袋(用彩线织成的专门用来装蛋的网袋),把煮熟的蛋放在袋子里挂在胸前互相比较,看谁的蛋大,谁的蛋袋颜色鲜艳,谁编织的花样最精致好看。有时我们也经常搞“撞鸡蛋”活动:拿着自己的蛋和别人的蛋喊着“一、二、三”,一起撞过去,谁的蛋壳先破谁就输,很刺激的哦!

端午节的中餐更丰盛:炒粉干啊,鳝鱼炒面啊,鸡鸭鱼肉的,还有煎饼,再喝点酒。有的人家还弄油炸汤圆(我们习惯称之为油泡圆)吃,其实就像现在的油炸糯米汤圆,只是形状是椭圆形的……大家各显神通,把能做的,能吃的,都在端午节里尝尝。

写到这里,突然有一种失落感:随着物质生活的日渐富裕,吃的东西越来越多,传统节日的氛围也越来越淡,过去很多东西只有节日才吃到的,现在是一年三百六十天随时随刻都能吃到,一点新鲜感都没了。特别是粽子,基本没有稻草灰的味道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