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 (奖)感恩节,想起了一位老人

13已有 868 次阅读  2016-11-25 10:19   标签感恩节 
把 感恩节,想起了一位老人 分享到:

今天是感恩节,我对曾经给予我帮助过的人,一一发信息,发微信,虽然寥寥几字,但表达了我感恩的情怀,诚心、语暖、真切、直接!表达了之后,感觉内心舒服踏实!我最讨厌忘恩负义、过桥拆板的人,我也生怕在别人眼里也是这样的人。

让我心怀感恩的人有:帮助过我完成某一件事的、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帮助的、鼓励我的、尊重我的、信任我的、温暖我的、欣赏我的、给我写过诗的、赠过言的、在我情绪低落给我打气拉我一把的、甚至有些无意中让我内心震撼过感动过的、某一点让我受用一辈子的、给予我真诚的、一直鞭策我、促我努力前进的。我始终铭记在心!其中有我曾经的老板、老师、同路人及对的人。

今天,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一位老人,一位曾经在我小时候抱过我、背过我,又抱着我喂奶拉尿、轻轻地哄我入睡的老人。

这些话常常听妈妈说起。

我甚至不知道这位老人的全名,只知道,我们都叫他——阿冒太,在我的记忆里,“阿冒太”就是他的名字。

一直到我长大后,问我妈妈为什么叫阿太,应该说他的年龄同我奶奶相仿,叫阿公差不多,妈妈说他因为辈分大,必须叫阿太。

阿冒太,从小是孤儿,驼背厉害,但我不觉得他丑。成人后也没娶过老婆,孤零零地住在用稻草杆搭成的茅草房。记忆中,这茅草房,我去过几次,虽然简陋,但很干净。

记得在我四、五岁的时候,他常常背着我去乡村田园玩,带我去看乡村田园里的新鲜事儿,也喜欢挨家挨户的串门儿,当别人问我:“长大后你会孝顺阿冒太吗?”我总是用悦耳稚嫩的声音,肯定的回答:“我一定会的,我会买好好吃的东西给阿太!”这个时候,阿冒太会一下子容光焕发,笑得儿童一样,比任何时候都要灿烂,眼睛眯成一条线,但充满着爱。慈祥和蔼地抚摸着我的头,他的手好大,结实,满满的茧,但很温暖。

依稀记得的一次,和堂兄一起玩,他叫“阿冒太”为“驼背老头”。我很生气:“你不可以这样叫阿冒太!”可是堂兄肯定地说:“他就是驼背”!而我说“有,你也不能这样叫他!”堂兄偏说“我就是要这样叫他!”俩人争得面红耳赤,结果堂兄一气之下,把阿冒太亲手用木头给我做的像个“背着锄头老人”的玩具,扔到了老家屋前的池塘里,我伤心地哭了一天。

多年以后,老家屋前的池塘不知做什么,全村人员出动,用抽水机把水全部抽完,池塘可以见底,我高兴极了,还跑去寻找那个玩具。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离开了老家。我食言,从来没去看过阿冒太。

多么想哪一天带上这位老人爱吃的东西去看看他,多么想对这位老人说声“谢谢”,多么想当着他的面,给他唱首歌,他曾夸过我的歌——他最爱听的歌。

我还要唱他没听过的感恩之歌:“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有谁看出我的脆弱,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谁在下一刻呼唤我…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直到七年以前,我被邀请去老家主持“林氏宗祠落成庆典”大会,完毕之后,我想起了阿冒太,要去看看他。

老家这几年,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房子大改观。

我问邻居:“阿冒太,住哪里?”邻居嘲讽带笑的说:“阿冒太?早走了,五年以前就走了,小时候你不是说带好好吃的东西给阿冒太吃吗?你去过吗?”

“唰”的,我脸红了,红到了耳根,恨不得地上有个洞能钻进去。

还听说,阿冒太,晚年,很苦。因为没有后辈,没人照顾,住在寺庙里,冷暖不知,饿一餐饱一餐,走完了他最后的人生。

不知不觉中我成了一位自己讨厌的“忘恩负义”的人。

阿冒太,教会了我,感恩,不能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