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戏子入画,绝代芳华

7已有 5820 次阅读  2017-04-05 20:07   标签center  style  方正 
把 戏子入画,绝代芳华 分享到:

戏子入画,绝代芳华
文/叶滴绿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迷上他的,我说不清楚。但是我记得多年前那个暖暖的冬日午后,我坐在地板上看书,TC窝在沙发上看老电影。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地板上,铺开一地碎金子一样的光芒。
        窗台上花花草草的影子也倒影在地板上,也有点水墨画的意思。我就闲闲地翻一下书,偶尔看一眼沙发上的TC,再看一眼地板。心情大抵也是闲散的,不然哪里记得这些呢。
         然后,大概是TC不小心碰掉了耳机,跟着音响里就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声音,嗯,我听不懂唱词,但我知道那是京剧的唱腔。旦角的声音,婉转疏离,幽幽咽咽,似海棠花在雨中哭泣,似杜鹃鸟在春风里啼血,声音摄魂沁心。
        窗外的风吹动阳光的影子,摇碎一地斑驳浅金。有什么东西随着那咿呀之腔,把心盘踞,很伤,很紧,很凉。  
        丝竹管弦,珠玉琳琅。散落在某个角落,直到此刻才在时光里经过。
       张国荣,霸王别姬。
       惊鸿一瞥,至此沉沦。
       且看他将那殷红,雪白,黛青,用朱笔细细描画,揉出眉梢眼角的万种风情;
       芙蓉面上海棠妆,菱花镜照出如花美眷。点翠头面那一抹惊艳千年的蓝,五彩丝线绣出锦绣霓裳,都刻画出一段段流光溢彩的春光;
        水袖轻舞,演遍红尘离合悲欢;歌喉婉转,唱尽繁华人世沧桑。
        着霞衣,戴凤冠,盛妆依然如花美眷;敲锣鼓,披流光,似水流年转身却换。
        思凡,他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却终将性别错乱。
        牡丹亭,惊梦半晌,春衫彷徨。“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于断壁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事谁家院?”
         贵妃醉酒方知   “人生在世如春梦。”“且自开怀饮几盅。”戏里一醉忘怀,风华绝代!
         霸王别姬,“来,我们再来”,他于是投身戏中,化作虞姬拔剑自刎,在生命的终结处,他才算“自个儿成全了自个儿”。
        把一腔哀怨入宫商,也只为居乱世身是红妆。
        繁华落尽,终有结局时。
        程蝶衣,戏中人,张国荣,人入戏。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
        分不清谁演谁的悲欢,谁歌谁的离合。我已非我,你亦非你。人生如戏还是戏如人生,早已经无法分清。
        席慕容说:我们都是戏子,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莫笑世人痴缠。看遍姹紫嫣红,方知一梦荒唐。
        台湾某诗人曾说:不敢入诗的,来入梦。梦是一条丝,穿越那不可能的相逢。
       不解情字,无关风月,唯愿你于天堂之中,重描盛世妆容,依然是绝代风华旧模样。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