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何似在人间

14已有 614 次阅读  2017-08-29 11:01
把 何似在人间 分享到:

何似在人间

/叶滴绿

一、

月白如练。大家都忙着过七夕。好好的一个个“乞巧”女儿节,生生地被冠上了“情人节”的名头。微信群里,朋友圈中有赞成过的,也有不赞成过的,热热闹闹地相互调侃着,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不过没关系,乞巧也罢,情人也好,都不关我事,于我,这只是一个传统的古老节日而已,顶多,是儿时记忆中的美味“巧食”,仅此而已,没有别的意义。多年前,曾有人说,“这一年一次的见面,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两情相许,就当求得朝朝暮暮。”言犹在耳,却早已物是人非。

枕头里藏满了发了霉的梦,梦里住满了无法拥有的人,没能走到最后的,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爱吧;那只是惊鸿一瞥的轰动,刹那之间的情愫,一去不返的遗憾;真正的爱......怎么会舍得让你一个人?

连这一年一度,也成了遥不可及的水中花,镜中月。细细思量,倒是颇有点“此情只待成追忆”的惘然了。这世间,又有什么是能永垂不朽的呢?

这月明风清的夜色却是不好辜负的。便是为了秦观那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也当浮一大白。上月泡的玫瑰花酒可以喝了。倒上一杯,酒香扑鼻。再把友人家的腊肉炒上一盘,月下独酌,也是一种乐趣。酒,是好东西。是值得贪恋的尤物极品。

月是上弦月。夜风,已然带上了秋意。蝉声和蛙声都依稀仿佛了。总有些什么,是人力无法去抗拒的。便是乱了流年,四季也依旧循着轨迹在运行。比如,这节令终究也是天凉好个秋了。又比如这人心,该凉的时候,总会凉。

你过你的七夕,与我何干?

 

二、

夜深之后,温度渐渐降了下来。乡村的夜,已经无需空调降温了。夜色中的草木凝上了晶莹的露珠。更深,露重。新月弯弯一地凉。

小时候七夕的夜晚总是一家子人坐在阳台上乘凉,竹床竹席一字排开,小方凳子上摆着白天里做好的七夕美食——巧食,糯米粉做成舌头状的饼,上面撒满了芝麻。一边吃一边听奶奶讲古老的故事,她说,七夕的夜晚会有仙露从天而降,幸运的人若是被滴到了便能脱胎换骨,飞升成仙。幼时的我便守着阳台上的小竹床整夜不肯睡去,希望那一滴仙露能落在我身上,那样我就可以变成神仙了——而我总是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将睡着的我抱回屋子里了。于是总遗憾自己成不了神仙,总猜想着不知道是谁是幸运的那一个。

很多年后的某一个七夕,和姐姐弟弟们在月下共饮,聊起儿时的趣事,提到这仙露一说。姐姐大笑,幼时她总与我相反,每到七夕总是早早躲在房里,从不肯跟我们一起在阳台上嬉闹。她说,我就怕被仙露滴到了,变成神仙飞到天上去了,然后一个人孤零零地再也不能跟你们一起了。

我在笑她胆小的同时心里突然觉得有些酸涩——大概从小时候起,我就是个凉薄的孩子吧,我从没想过成了神仙就不能陪伴家人了。

再后来有一次读到李商隐那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不知怎么地就想起儿时成仙的愿望来了。倒不知若真成了仙,会不会像嫦娥一般悔不当初了。

睡意袭来。小虫子们的呢喃声似乎也染上了倦意。阖眼,枕一缕清风,入梦。

仿佛还在儿时,趴在竹床上,托着腮,仰望星空,等那一滴仙露落下。耳畔似乎听到竹床吱吖的声音,似乎闻到蒲草清芬的香气,唇齿之间,似乎是浓郁的芝麻香味,那是巧食的滋味吧?又是谁,在耳边低语,诉说着牛郎和织女的故事?

今夜,且贪这红尘梦暖吧。

上一篇:从夏季走过去
下一篇:露从今夜白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