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等待的苍耳

4已有 414 次阅读  2017-09-22 15:23
把 等待的苍耳 分享到:

                       等待的苍耳

                              文/叶滴绿

稻花萎谢,谷穗渐丰。友说,稻田里的红田鱼正值肥美。趁着秋爽天清,便踏着晨曦与和风一起去游玩。车子沿着盘旋的山路行进。一路绿色苍翠,越往山上走,秋色越加显露。或有被秋风染上红、黄的叶子点缀其中,亦有缤纷野花悠然自得地开着。当大自然的色彩毫无保留地在你眼前呈现时,所有华丽的词藻都归于空茫的白色。

温州近些年的环境保护颇有成效,绿树蓝天和青山碧水处处可见。而这远离人群喧嚣的深山风景犹胜。

下了车,沿着凌乱的石头路行走,一路上遇见许多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山脚下几块田里种着些寻常的蔬菜,一架青枝藤蔓间点缀着的串串扁豆花,玫红的颜色尤其惹人怜爱。小溪水流清澈,农家养的白鹅,水鸭三五成群的戏水,“嘎嘎”的欢叫声和着岸边觅食的鸡叫声,偶尔路过的羊叫声,大黄狗狂哮声,寂寥的山野瞬间便热闹可爱起来了。

十点钟的太阳,如果在城里,落在身上依然是灼热的。但在这大山里,被穿过层层叠叠绿荫的风稀释之后,无需遮阳伞,也感觉不到热,只略带着丝丝温度,极是舒服。在路边无意中发现一大棵苍耳。枝丫上结满了小刺猬似的籽。乍见之下,心生欢喜,如见故人。凑上去想和它们合影,略一不慎,小刺猬便沾在了衣襟上。

杜怀超说:“有些记忆,时间再久也是抹不去的,它会沿着河岸、阡陌甚至废弃的园子、坍塌的墙垣,一路低音甚至无声无息地牵住衣角、长发,一不小心还会随着尖锐的刺钻入你的手指,甚至……保持着一生的疼痛。这就是苍耳,粗糙的、素朴的甚至没心没肺的苍耳,寂寞的、孤独的、纠结的、沉默的苍耳。”

对我来说,苍耳只是童年记忆无法抹去的念想,无关疼痛。

童年的记忆顺着林间的风,翩跹而至。

那时候,苍耳是偷偷藏在男孩子裤兜里的“秘密武器”。和小伙伴吵闹打架的时候扔出几粒,调皮捣蛋的时候在女生辫子上扔几粒,看着女孩儿生气的憋红着脸,使劲扯,缠得那么紧,怎么扯都扯不掉,男孩就躲在旁边偷着乐。气哭了的女孩子便跑去跟老师告状。博学的老师温和地笑着,轻责男孩的同时,揽过女孩的头,一边仔细去解那纠缠在发丝间的苍耳子,一边娓娓地跟他们讲有关苍耳的故事。

然后,女孩在“采采卷耳,不盈倾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的吟诵声中歪着头想,为什么采了又采,小筐子还没采满?是因为她们心不在焉,想着心事吗?原来,女孩子的心事总是像苍耳那么多啊。而男孩却更喜欢听勇者的故事,苍耳在老师口中就是勇敢、流浪、满怀梦想的吉普赛人。男孩的梦想和苍耳的梦想一样多:冒险、流浪、无所畏惧……

蒲公英等风来,便能开始一场旅行;豌豆荚有骄阳,就能炸开散落四方;牛羊有脚,蝴蝶有翅膀,而苍耳只能安静的等待。这是一种安静到充满了绝望又不敢放弃的等待;这是一种沉默着无法言说的寂寞等待;这是一种无可奈何偏又注定不能抗拒的等待……所幸的是,哪怕世界再乱,岁月再深,等待再孤寂,都不曾挡住它们勇敢的梦想。所幸的是总会有小兽从身边经过,让它们紧紧沾住皮毛四处流浪,也总会有顽皮的男孩把它们当玩具四处投射,而任何落脚之地都将成为它们生长繁衍的故乡。

苏东坡说苍耳:“不问南北夷夏、山泽斥卤、泥土砂石,但有地则产”。

此心安处是吾乡,大概也只有历经的浪子才能有这样一种豁达、智慧的生活态度和看破后的释然吧?这或许也是对苍耳的一种完美的诠释。

不由地想起一个小故事来:

19915月的一天,铁凝冒雨去看冰心。“你有男朋友了吗?”冰心问铁凝。“还没找呢。”铁凝来回答。

“你不要找,你要等。”90岁的冰心老人说。

终于在孤单而漫长的十六年后,铁凝等到了华生。

金庸先生也让杨过等了小龙女充满绝望又不敢放弃的十六年。

只是不知诗经里那唱着“采采卷耳”的少妇呢,她是否等来了归人?

而我,在成长的岁月中不知不觉地也长成了一棵沉默的苍耳,在追寻梦想的路上孤独的坚持着,等待着……

上一篇:露从今夜白
下一篇:卖石榴的老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