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白月光

8已有 281 次阅读  2017-09-28 11:44
把 白月光 分享到:

白月光

文/叶滴绿

梦见一些往事,醒来。思念泛起,并不决堤,只是心中钝钝发痛,呼吸之间,那些只有零碎片段的纷杂记忆,交融夹杂在一起,涌入了脑海。

一言一语,初见,再见,白衬衫沾染的烟草味道,睡眼朦胧间不耐烦的起床气,隔着屏幕稚气的傻笑……都是不可打捞的旧梦了。

莫名的伤感。那些久远的记忆,于此刻,一一浮上水面,那么明媚,那么哀伤,浮光掠影一般迷惑人。

那些曾经的快乐。那些曾经的伤痛。那些残忍的真实。仿佛随着时间的渐进,淬成了毒药,一分分沁入骨髓,再也无法找到解药了。

时光,究竟是如何盘根错节的生长?

那些纠结繁杂的过往,仿佛尘埃一般,飞舞,旋转,却终究无法落定。

西窗外一盏路灯的光芒透过窗帘缝隙照进来,落在墙壁上。起身,倒了杯水。顺手拉开了窗帘。天边一弯冷月如钩,路灯的清辉穿过稀疏的枝叶洒落在地上,细碎凌乱,好似一副浅淡的水墨画。

无端地想起张爱玲那一句“白月光,朱砂痣”来了。

风声细碎,树影凌乱,夜色泼墨一样蔓延无边。

天边闪烁的星子,仿佛是幽蓝夜幕凝结的一点冰凉水光,投下若有若无的光芒。

这夜色啊,真的很容易让人惆怅啊。

伸出手,捧了一缕月光在掌心,慢慢打开指缝,看那光芒流沙般自指间泄去。有些东西,就如同这月色般,终究是留不住。 

终究是留不住了。

佛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枚种子,至于光阴,不过是一句需要认真领悟的对白。

有的时候,时间并不能够冲淡一切。

往事像是一坛陈年的酒。被灌进了心里,渐浙地坏了,再打开品尝,就有了别的滋味。酒入愁肠的感觉,大概就是酸涩吧?

谁是我的白月光?我又是谁的一抹蚊子血?

张信哲唱: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 /却欲盖弥彰……

你问我:梦见什么了?

我不敢说。然后阿哲又唱:“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

有人说:“不敢入诗的来入梦,梦是一条缝,穿梭那不可能的相逢。”

心底的朱砂痣,床前的白月光, 没有一番撕裂挣扎,怎么忍心轻易舍弃?

所以我只能继续带着你,在心底逃亡。

直到,下一个春暖花开。

今夜,记忆为桨,打捞西窗前那一抹白月光。

                    2017.9.26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