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青青园中葵

3已有 288 次阅读  2017-10-09 12:21
把 青青园中葵 分享到:

青青园中葵

文/叶滴绿

踏着秋风散步。忽见路边一小院篱笆上斜伸出的一枝青绿叶蔓、翠嫩肥厚的落葵来,藤蔓上长出了粒粒花蕾,低调内敛,朴素敦实,细碎如珠,碧中带白,煞是喜人。

我伸手拂过枝叶,昨夜凝结在叶片上的露珠无声无息地滑落下来,沾湿了指尖。置于鼻尖,凉凉的清香若有似无。

青青园中葵,朝露带日晞。这诗经中的植物,竟在这路边偶遇,算是小小的惊喜了。

晨起的白头发老婆婆从篱笆后探出半个身子,发髻高挽,两粒米白的珠子贴着耳垂,露出一段白皙中带着皲皱的脖子,竟有一股妩媚风流的韵质。这大抵就是骨子里的美了,像一坛酒,埋在地下,历经时光磨砺,反倒会变得愈发香醇。小黄狗在她脚边打圈,偶尔朝我小吠几声。身后一棵银杏,叶片微黄。树下一丛栀子,碧叶盈盈,枝繁叶茂的喜人。

若喜,便摘些去吃吧。算不得什么好东西,胜在清味。她带着笑,一口吴侬软语,金庸先生笔下的阿碧,便是这样一口吴侬软语。早些年在苏州待过,晨起迷糊时,常将楼下女人斗嘴打趣声误听作练歌调嗓子——这便是吴语的魅力了:连吵架都像是在唱歌。许是美人迟暮了,一管清扬妩媚的声音,从缺了牙的干瘪嘴角溢出,听来,竟让人想起后主那句帘外雨潺潺来了。

这肥嫩碧翠的落葵,这满口吴语的婆婆,竟让人恍惚回到了古老诗经时代了。

简媜说过,可以拿着大篓子,一直摘到日暮黄昏才歇手,欢愉地像诗经时代的女人背一大篓野菜回家

我没有采摘的欲念,便笑着婉拒。

比起饱口腹之欲,我更盼着花朵之上早日染上胭脂红,好拿落葵子的汁液来染素棉纸作信笺,给远方的友人写上一封沾染了胭脂味的书信。又或者,把一粒粒的落葵子轻轻捏破,像古代的闺阁女子一般,拿来制成胭脂,染唇涂颊,也该是一种浪漫情趣吧?若是,裁一袭白布棉裙,揉碎胭脂色的果子,染一抹嫣红,穿在身上,会否有香味撩人?

纳兰公子说,忆来何事最销魂,第一折枝花样画罗裙,大概如是吧?

愉快地跟婆婆约好,等种子成熟的时候我再来采摘。来年,搭一架篱笆在阳台上,或小园中,我便可与这诗经中的美人相伴了。

到那时,不论是采葵持做羹或是口红藤菜子,不用市胭脂,想来,都是极美好的了。

秋,路遇这一场美好。路遇这个从诗经时代走出来,于历史的墙缝里,于美人的胭脂中,斜伸出的一丛青枝碧蔓的美好。

                                                   2017109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小掌 2017-10-09 12:41
    在你的笔下:菜园子里都是诗酒茶
  • 圆荷泻露 2017-10-09 15:39
    菜园的故事很诗意
  • 叶滴绿 2017-10-09 15:55
    小掌: 在你的笔下:菜园子里都是诗酒茶
    主要是闲得
  • 叶滴绿 2017-10-09 15:56
    圆荷泻露: 菜园的故事很诗意
    谢谢叶老师!
  • 朱建松 2017-10-10 16:51
    国庆期间,在四海山待了九天,很喜欢山里的花草树木,可是大都不认识,干着急。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向你学习!
  • 叶滴绿 2017-10-12 13:34
    朱建松: 国庆期间,在四海山待了九天,很喜欢山里的花草树木,可是大都不认识,干着急。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向你学习!
    不敢称专家,只是看得多了些,也喜欢看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