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物馆里的故事】默默情,古系今

已有 288 次阅读  2017-10-10 18:06   标签博物馆里的故事  征文  默默情  古系今 
把 【博物馆里的故事】默默情,古系今 分享到:

默默情,古系今

 

某天,第一声鸟鸣细细传入耳中时,我就已背着手漫步在街道上,也就是那次无意识地抬头,便不小心与并不尖锐的晨光撞了个满怀,正好与博物馆目光相对。

我与它的第一次邂逅,便着了它的道儿,竟移步拥了它的怀。博物馆,我于不同的时间去了,且与不同的人相伴去的,里面的景致变了,自己的心情亦变换了。

新的博物馆刚开放的时候,我便去捧了个场,凑了个热闹,心情竟有些五味杂陈了,也许是我的阅历还不够丰富,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博物馆。当时对“历史”简直爱不释手,三国两晋南北朝都勾了我的魂。

在无意识的垂头闲绕后,便顿时有了生机,屁颠屁颠去寻那些出土文物了。四周无人似的,我细细端详着一个玉瓷器,上面的玉色仿佛可以透滴出来,打磨得如同波浪似的凹凸有致,光滑得仿佛能透出生气来。转头一瞥,我便寻见了一袭红装,旁边还稳妥地放着一双“三寸金莲”,上面的绣花点点,宛如少女铜铃般地轻笑,透出清纯气来。我这“大脚马皇后”也沾不上这绣花鞋的光了,并且我也对小脚生活没有一点期盼,这种刻骨铭心的痛苦,也许是当时社会女子的一大悲剧吧。

晴空正好,还伴着几声鸟鸣。时间隔得不长,我这是第二次来博物馆登门拜访了,兴奋还是一丝不落地保留着。这次,我将我的友人带来了。听母亲说这图片换成了字画,我便打起了主意,瞧瞧,便有足了味道。他们虽不是特别有名的书法家,但是在文成应该算是小有名气了。我极欣赏那些笔锋突出,字迹娟秀的字贴,这莫明来足了一股战斗性,即使细若蚊足,近看远看都是别样的风景。我有过学习的冲动,可一上笔,便少了股劲儿,只得舍笔而弃。还有几张“鬼画符”,只有近看,才知那笔的力道,又或十步之远,也有点“门神”的气息。

这两次的相识,我与博物馆似乎若有若无地联系着,又或者它悄悄地系紧了我的心。

它是博物馆,里面全是玲琅满目的博物,其实,我又何尝不期望做个“博物馆”呢?

古人常言:女子无才便是德。我却不希望永远做个有“德”之人,我期望自己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直至“腹有诗书气自华”。我虽不能像爷爷那样写诗述史情,整个人就是一段历史,那段历史如玉似宝,但我可以用浓重的书香气包裹自己,建房盖瓦。

这样说来,我们所有人又何尝不都是“博物馆”呢?做糖葫芦 的人,他手上粘腻腻的糖葫芦便是他的展品,做饺子的大娘,饱满的水饺便是她的展品。这个世界不缺少公平,有本事,便是博人。如今与以往大不相同,很多东西都在大家遗忘的目光里慢慢消逝了,如果我们的眼睛再不被擦亮,所谓的“博物馆”就再也没有踪迹了,影子都不会再有。不要让历史真正成为“过去”的专利,不要让今天切实变成花红酒绿的世界。我们不能让过去那么快过去,时间也需要时间。

无数次的等待换来的豁然开朗与眼前一亮,这是你的魅力,博物馆的魅力。在这里,我们共同触摸了古与今,这既是一场视觉的盛宴,也是文化历史的传承。

淡淡墨香如玉,一笔似千言,玉姬破肌愁情,映照古往今来。默默情,古系今。(八年级吴俊菲,县“博物馆里的故事”征文二等奖)

 

上一篇:【博物馆里的故事】我们的骄傲
下一篇:没有下一篇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