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妻贤夫祸少 家和万事兴——观《正义门》有感

8已有 6159 次阅读  2017-04-07 12:20   标签家和万事兴 
把 妻贤夫祸少 家和万事兴——观《正义门》有感 分享到:

看《郑义门》之于最先的想法,这是一项政治任务,然,在观看的过程里,却有种“一千个人看《哈姆雷特》会有一千个看法,一千个人看《郑义门》如是”之感,有人从中看到礼,有人看到义,有人看到廉,有人看到耻,有人看到幼稚,有人看到迂腐,有人看到说教……人人观,而感不一。

观《郑义门》,我看到《郑氏规范》长达168条,是一部经数代人创制、增删的家训,将儒家的孝义理念,转换为操作性极强的行为规范,涵盖治家、教子、修身、处世等方方面面,形成了环环相扣的完整家族管理体系。郑氏族人自小读背《郑氏规范》,但又不唯读与背,更重践行,才使得郑氏家族延绵不绝、生生不息,十五世合族群居,曾3000多人同吃一锅饭,历经三个王朝,横贯三个多世纪,出了173名清官,成为今人学习的典范。

观《郑义门》,我总觉得,其实不只是郑家有家规,应是普天下所有人家都有家规家训,且家家有相似,又有所不同,都是在生活中一点一滴约定俗成的,约束家人行为的,深入家人骨髓的,影响家人一生及后世的一些规范。长期坚持下去,就形成了平常人家所谓的“家风”或者“家教”。

观《郑义门》,眼前总是飘过一个个成长的片断。回首往事,想起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外出打工,我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与姑姑们都很勤劳,爷爷有点儿懒散,因此,家中难免时常有吵架的声音,我总是逃得远远的。后来,因为我上学的原因,父母从外面回来了,父亲脾气较为暴燥,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吃着晚饭时,一下子将整个桌子都掀翻了,那个场景至今我都没能忘记。

约十岁那年,路遇小摊上的“家和万事兴”联对,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感觉,也根本记不住“家和万事兴”联对的另一句,甚至都已经忘记了我是怎么买回这幅对联的。我只记得一回家就将对联贴上了,父母都说好。印象中,自贴了那对联之后,家中再没有大吵大闹的事情出现过。

其实,我的父亲是个文盲,平时没有两句话;而母亲只读了三年书,也没有几句大道理。他们只是在行动里告诉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小时候,我常常觉得奇怪,家里为什么总是见到陌生来客,父母亲总是很开心地招待着他们,虽然没有好酒好菜,大家吃得却很开心。后来,我才知道,那些都是山上的亲友,来镇里办事,来我家歇个脚,补点力,再回家。其实,那时候我家真是很穷,穷到给我三姐妹买个梳子都要思考一下。但我从未见到父母亲因为要接待这些客人流露出丝毫不耐烦的神情,也从未见到父母亲为此吵过架。他们只是更加辛勤地劳作,年底时,也不见家里能有多少的节余。可是,一家子从未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1995年的秋天,在外求学的我,收到母亲传来的消息,父亲生病了,可能要做大手术,医生说会危及生命。刹那间,我觉得天塌了。那样生龙活虎的父亲,那样如山般高大的父亲,怎么可能生重病?归家后,看着更瘦更黑的父亲,我才相信这是真实的。那天,母亲与我聊起父亲的病症,可能的病因,医院医生手术的建议,中医药物调理的建议等。母亲说和父亲商量过了,决定先采用中医药物调理。母亲的话语里,没有软弱,没有悲观。母亲的淡定与乐观,给了我与两个妹妹以极大的信心。

1995年秋至2006年,父亲的病时好时坏,只有作为身边人的母亲才能更加深刻地体会到父亲所受的苦难。父亲的病总是反复无常,母亲成了整个家庭的顶梁柱。期间,因为要建设泽雅水库,我们必须离开赖以生存的故土,母亲生怕会饿到我们,在离开前那一年,趁水库未储水期间,向别人家要了四亩左右的田,以一人之力种植了约五亩左右的稻谷;不仅如此,她还晒了大量的干货,如菜干、笋干、冬瓜干等。我们一家就带着这些来到了全然陌生的梧田。那时候我家的房子只有三层半,窗户都还没有装上,已经花去我全家所有的积蓄,包括水库移民的所有补偿款,合计六万多元。那时候,我们一家子睡觉的时候枕头底下都放了一把菜刀,这样的日子坚持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才结束。为了生计,母亲想尽办法,找到了卖菜赚钱的商机,母亲不会骑三轮车,第一次、第二次进货的时候,她总是拉着车进很少的货。第三次进货的时候,她忍不住了,横了横心,坐了上去,终于在摇晃了多次之后,把住了三轮车头,自此开始了她卖菜的生涯。我总是很庆幸母亲的心平与大方,让她收获了许多买菜的铁杆粉丝,她的生意总是特别好。而我姐妹三人也分别完成学业,走上工作岗位。母亲当日未雨绸缪准备下的五亩稻谷,我们一家吃了三年还未吃完,最终卖给了粉干厂。尽管父亲生着病,有时候脾气变得很燥,因为母亲的包容、坚韧、担当,我们一家清贫却也快乐。慢慢地,因为一家人的齐心协力,总算是再无生计之忧。

20064月,父亲选择了做手术。那真是令人煎熬的时光。母亲放下了手头所有维持生计的活,时时刻刻陪护在父亲身旁。在医院的日子,花钱如流水,可是,我没见母亲皱过一丝眉毛,没听过母亲叹过一声苦。医生说父亲的肺部有些阴影,需要做过化验,才能做手术。化验时,母亲等在门外,看医生匆匆出来,母亲瘫倒在了台阶上。后来,她和我们姐妹讲:那一刻,最怕检验出恶性;那一刻,感觉到钱财一切东西全都是空的,父亲在,家就在。还好,检验结果是良性的。父亲做手术的那一天,几乎所有认识父亲的亲朋好友都自发来了,挤占了整个等待室。七个多小时的等待时间里,没有谁离开过,那一刻,我真觉得父亲是幸福的,虽然他经历了那么多年的病痛。父亲手术非常成功,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与父亲同房的病人都说父亲是个幸福的病人,因为有这么多人来看他,又有母亲如此一刻不离地陪护着他。

手术后,父亲在家里整整休整了三年,几次复查之后,医生都说恢复极好。现如今,父亲时常不知疲倦地劳作着,似乎要将被病魔折腾的那十多年最好的时光补回一般。看着父亲、母亲开开心心的,我们姐妹也开心了。

父亲的病,让我们感受到病魔的可怕,但是,也让我们学会了面对。古语有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但是,母亲用她的行动告诉了我们:面对困境,切勿抱怨,切勿指责,亲人之间的包容、和气、支撑至关重要。

今年,父亲从山上挖了诸多竹笋,预备晒笋干吃,但是,遇上连绵春雨,正束手无策,邻居给父亲出个主意,建议腌制竹排。这活,父亲还真没干过。父亲以为很简单,就听从建议打算干起来。旁边邻居看看父亲的架势,赶紧来帮忙,一时帮忙剥的,切的,煮的……当是时,母亲与我都在外面,回来时,就看到他们干得热火朝天的模样,锅里散发着阵阵笋香……我们取笑父亲说:看你魅力可真大啊!这么多人竟然都来帮你。父亲居然还一本正经地说:那是我人好!把我们都逗乐了!

父亲确实人好。父亲黑色的脸,寡言,常给人一种错觉,是个难相处的人。然而,相处之后,父亲却会给人以一种踏实感。父亲对人其实没有什么要求。他只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顺其自然。他从不会阻止我们做什么,也从不去评判谁对谁错,他只会在我们求助的时候,给予我们行动的支持与建议。父亲寡言,没有甜言蜜语,他说这样的生活已经很知足。母亲时常会调侃一下父亲,说他一点也不懂得浪漫,让自己吃了很多苦。父亲总会说:现在好了,我的工资全都给你,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母亲总说这话说了等于都没有说,我却说这是最动人的情话!

我总是很庆幸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里,虽然清贫,却很和乐。总有人问我,你为何如此勤勉?因为在我父母的身上,我看到勤勉可以创造人生价值。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如此积极向上?因为我懂得只有做充分准备,才能为自己、为家人负责。总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如此乐观开朗?因为生长在一个以“和”为中心的家庭里,我更懂得人生事,世事无常,应时时珍惜,知足常乐!

如今,我们一家子三代人生活在一起。前年客厅里挂上了我与朋友协作完成的“家和万事兴”十字绣,母亲说:这很适合我们家,希望能一直延续这个家风。其实,我们一家都是这么做的,这或许已经融进了我们的骨髓里。

看《郑义门》每个小故事,每一则规范,思及自己家的家教家风,总有一股股力量注入骨骼深处,总有一种种感觉更加明晰。我总相信,人生长在世上,定有我们独特的责任与作用,做生活的有心人,珍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坚持每个人的生活底线,一切以“和”为先,以“和”为贵,以“和”持家,以“和”兴业,以“和”……每个人,每个家庭能走得更好,更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