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雨佳手记】那年教师节,拂去秋的忧郁

1已有 783 次阅读  2017-09-22 08:32
把 【雨佳手记】那年教师节,拂去秋的忧郁 分享到:
     文/雨佳
    又是一年的9月10日,拓儿跟着快乐男生女生队伍快乐出游了。
     家里无限静谧。
     朋友圈里到处是送教师节祝福的。独坐,端详着那束昨天学校赠送的粉色玫瑰,意识突然有些恍惚,像是昨晚没睡够犯困,好像又不是。
     索性躺下来吧。
     遥想20年前匆匆毕业那年,意外被分配在镇上一个偏远的村小里,教三年级语文。学校共五位老师,五个班级,学生不到100名,校舍是一座祠堂修建的,教室的门是会摇摇欲坠的木板虚掩的。美丽的梦想,18岁的工作激情与眼前的环境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反差。于是,每逢下课,当学校里的那个手摇铃叮当响起时,我便踩着咯吱作响的楼梯跑上楼,静默在祠堂楼上的阁楼里,怅然地望着天,无限的伤感裹挟着我。
     直到那年9月10日,一早,一位叫琨的女生,拿着一朵鸡冠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她站在我面前,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将花递给我,郑重其事地说:“老师,我哥哥说,今天是老师的节日,可以送花给您。”
    好美!细小的白色绒毛衬着火红的花儿,那花儿像火炬,红得耀眼,红得灼热。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接过那束鸡冠花,认真地向这位9岁的女生道了声谢谢。这是教师生涯中的第一束鲜花。
    在这之前,我居然没有教师节的一点记忆,也不曾给我的恩师们送过任何祝福,是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孤陋寡闻、情商太低吗,我内心充满自责。
    直到那天下午,小镇上召集全镇老师庆祝第11个教师节。镇教委主任—-非常尊敬的秀老师,代表全体老师在会上发言,我们听得很专注。听到动心处,底下老师时不时唏嘘一片,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家会如此感慨。只记得他的话深深地烙在我的心坎上:“镇政府给我们老师过教师节,这是第一次,我代表全镇老师表示感谢。教师曾被称为臭老九,被化为社会的最底层,仅只稍稍胜过乞丐。究其实连乞丐也比不上,因为乞丐的人身安全是有保障的,知识分子则随时有生命危险,政府一不高兴就拿他们的脑袋开玩笑……如今,政府给我们老师过节,看来地位提升了……”
     秀老师的话是铿锵有力的,他脸上带着苦涩的笑,这苦涩的笑莫名地刺激这我。我隐约明白,在这个敬畏感缺失的社会里,老师唯有自我内心充实,唯有淡泊自守,少私寡欲,举重若轻,从容处事。
     第二天,我把坤小朋友送与我的鸡冠花插在一个透明的花瓶里,宛若火焰的朱红,在萧瑟的秋天,它恣意地绽放。荡涤了我关于秋天的忧郁。
     从此,怀揣梦想,带着一些思考,认认真真地做人,踏踏实实为师,知强守弱,二十余载,花开轮回,成了最真的自己。如今,人到中年,一切皆为风轻云淡。每逢教师节,总会收到孩子们的小礼物,一张卡片,一束小花,一幅画,几句祝福,写满爱的絮语,做老师这样,不求名与利,但得到孩子们的心,足矣。
 在这个被尊称为教师节的日子。我享受着独坐的惬意,想着生命的定义。
      活着,本来就单纯,单纯为师,为生命的意趣,为生活的价值。坚信秋虫的歌吟,月亮的光辉,花朵的诗歌,孩子们的真诚,所有沉淀在我们记忆里的故事,千百年后都将谱成歌,在心中共鸣。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