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我欠“讲座”一个总结

16已有 997 次阅读  2017-03-13 12:11   标签center  style 
把 我欠“讲座”一个总结 分享到:


我欠“讲座”一个总结

/落樱

自然不能以各种忙乱来搪塞,但也不想把“怠慢”两字老老实实地揽过来。只能说,我依然活在琐碎中,而琐碎,是分割时间的利器。手头永远有做的事,显得我每天都很有用,没有被这个世界弃之脑后。偶然抬一下头,突然意识到,真快,三月又要奔中旬了。于是奋笔疾书,把一个夜晚的两个钟点空出来,吐露些什么,也许有读者,假想也许也有人在期待,但更多像是自言自语,给自己一个交待,给过去的某一个瞬间一个总结。

有时候,你以为自己是主角,站在台上侃侃而谈,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你身边。其实,也就那么一瞬间,追光灯打到了你的身上。过了这一瞬间,该干嘛还干嘛去!

可是这一瞬间,还是有着跟平时不一样的意义在。

虽然,我一直在强调人生的无意义,似乎也有点刻意地不去追寻意义而只谈体验。但实际上,我说的无意义并非真无意义,而是我以为找到了人生的本源,我认为只有意识到无意义,才会削弱很人为的目的性,让一切自然而然。但自然本身似乎又不排斥饱满的期待感。有无意义这个问题便也相当于“蛋生鸡还是鸡生蛋”一样。

那一瞬间的意义也许就在于一束强光让别人暂时看到了我,发现了我。我暴露在别人的视野中,表达自己,表现自己,秀出自己觉得恰当的自己。但自己究竟是什么?自己永远是孤独的行者,走在中间的路上,不管两岸是鲜花掌声还是风霜刀剑。

我想到上个月的讲座,四面八方的人,因我,在同一个时间奔到同一个地方,给我耐心地充满肯定的两三小时。五六十号人的两三小时。我就这样,毫无客气地占有了他们七天七夜的光阴。七天七夜,上帝都完成了造物和造人了。而我何德何能,轻易就拥有他人的时间,他们的关注。

当然,也许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也分享了我的时间。但我单薄的两三小时,足够支撑得起他们每人的两三个小时吗?想到这儿,总让我有些惶恐,有些惭愧。

如果要说感恩,那就不只是这两三小时的事了。还有之前,之后,还有更远更长……我只能说,那些人,我用铭记的方式,像一株缓慢生长的植物一样,让温暖,让情义,让在意,让欣赏,慢慢地长慢慢地向上。只要不忘记,一切都可鲜活如昨。不在于满嘴的感恩戴德,也不在于朝暮的请安问候。只在于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重要节点的拔刀相助,只在于内心某个角落的温情安放。


人需要被发现,好像拂去明镜的尘,淘洗金子边的砂。人需要被重视,言语和目光可以互相取暖,也可以彼此中伤。我懂得,被多少人在意就会被多少人指责。而我,努力脱却我身上的这个俗壳,以期宠辱不惊。

曾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取“女到中年”这样一个题目,不是很暴露年龄的一个话题么?

其一,我的年龄已经藏无可藏,如果我还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比较少女,臃肿和皱纹已经出卖了我。

其二,有坦诚的勇气,才会有不在乎它的勇气,也有珍爱它的勇气。

其三,没有青春的悦泽,中年,依然是美好的,是引以为荣的年龄。比青黄不接成熟,比衰败不堪壮实,脚踏实地,头顶蓝天,是世界的脊梁,活在时间的紧要处,仍旧是纤夫的担当。

其四,每个年龄段都有美好。只要我们关注半杯水中充盈的部分。

于年龄如此,于人也如此,于讲座这件事也如此。只要关注他们充盈的部分。空缺可以包容,可以理解,可以过去。

谢谢所有关注美好,渴望意义的你们!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博友撰写的相关文章,以时间先后排列如下:





#两位朗诵的朋友。我没办法把音频文件传上来。抱歉!

叶子在朗诵《母亲是条干涸的河流》节选

章秀平在朗诵《在时间的缝隙里窥见中年的影子》节选

(谢谢与会的,谢谢发言的,谢谢评论的,谢谢朗诵的,谢谢笔记的,谢谢撰文的。还要谢谢三大摄影师贡献以上精彩的图片,多谢以上各位,如有遗漏,后续再补。)

以此作总结,草率不周,见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