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失调让我成了哲学家

已有 335 次阅读  2017-10-09 23:08
把 失调让我成了哲学家 分享到:

失调让我成了哲学家

                 /落樱
                 
(一)

从人类的竟争法则来说,人是不可轻易露怯的,所以无用的要强调有用,柔弱的要伪装坚强,病残的要矫饰健全。人的本质里头有着与己不相关的冷漠,那些一见面就喋喋不休自己病痛弱小而求同情求特殊照顾的人总是会令人厌弃。也许也会有廉价的同情,往往也带着居高临下的气势,所以自尊心强的人总不肯示弱于人,好比美女掩住后背的伤疤,花瓶藏起底部的瑕疵。反之,对这些人而言,露伤同露身一样,需要勇气。
   
十年前,我想望在为家庭连轴转的空隙中容存一点自我,这空隙的时间常常就是三更半夜,我用一支笔把夜熬成无数的文字,心灵上受了安慰身体上必得有所付出。枯发熊猫眼圈黄脸婆仍不够警醒我,直到磁共振的仪器冰冷地告诉我脑垂体上有个“小黄豆”。就像一双上帝之手突然往我脑中安了个“定时炸弹”。

    走过最初的害怕,保守治疗吃药的各种不适反应,抑郁,弃药又无奈重拾的过程。有时早上我起来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鼻头有没有变大,手指头有没有变粗,以此确信“小黄豆”有没有成长,每个月或隔个月血检一次或两次,以确认指标有没有被抑制住以及服药后的肝功能肾功能有没有被药物副作用损害到。各种失调接踵而至,头晕颈阻胸闷宫寒虚肿,各种细细碎碎持续不得劲,包括吃激素药后的难以遏制的痴肥。对于爱臭美的我而言,我常自我安慰:如果人生需要一点不完美的话,那就让我痴肥到底吧!
   
于我这样的人,乐观真的不是与生俱来。我所作的只不过是把自己当成正常健康的人,得重视自己的身体但要蔑视病痛。人到中年,谁没有点失调,那三高和糖尿不粘着多少人?一个人说自己有高血压估计除了酒场没人会把他当病人,尽管天天吃降压药对各种脏器的损害只有他自己知道。我一个朋友说,她有位朋友与我一样检出微腺瘤来,她照样不吃药,不理它,潇洒得很。虽然她颇有那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架势,但我也明白,她不过是在劝我,别太紧张,别太当回事儿。
   
我并非坚强的人,小时候看海迪姐姐撑着三分之二残的身躯努力拼搏,那种意志如果不是在无数次泪眼中泡出来的话那就是天生的。看电影《霍金传》,实在看不下去,用精神意志与身体抗争是个悲壮而又辛苦的旅程。有一次喝茶,听朋友说到他妻子一直控制得好好的良性肿瘤突然一个月之间密集膨胀恶化,我失声痛哭,为着生命的无常,为着不能把握的未来。有一次给朋友们送书,大家都席矮凳而坐,一个个要我签名。我低头疾书时,突然发现视力模糊,几近绝望。自己的视网膜神经已经被压迫到了吗?
   
我持续地做同一个梦,梦到飞入高空,突然就往下坠,坠入冰冷的深海中,一直往下坠到底,在又冷又窒息中挣扎着上浮,然后,醒来。还好,身边的人酣睡着,夜气温柔,把被子掖一掖,身子重新回暖。

其实每个人的身体之内都有许多病灶,有些人敏感而查知,而有些人稀里糊涂,那些病灶也就要么自生自灭要么从量变到质变,爆炸了。

这些病症在时刻提醒我们,生命是会残缺的,是会完结的,是得重视的。除了生命,还有什么是我们放不下的?它在一直跟我说:你不能任性,不能太贪,不要以为努力就可以得到一切,有许多事,再怎么努力都没有用。它用它细细碎碎的方式在告诫我重视它,用头疼,用视力模糊,用各种疲乏,来向我诉说……

                   (二)

四年前,我母亲做了手术。柔弱的她撑过了痛苦的一次次化疗,之后就是漫长的术后恢复期。那次我陪她出门,她戴好假发,脸上还能显出以往的微笑,看到楼下有人在跳广场舞,她也走进去扭了几下。这个踏步挥手的背影,让我眼眶潮湿。

当然,一时的坚强谁都能做到。难在细节铺陈的生活中,时时,处处,都能给自己鼓气。我母亲也遇到了情绪上的心理上的关系上的各种郁积。

这个假期,我给她写了一封信。信中有一段这么说:“不要把自己当病人。没有人会喜欢病人。这是现实。同情分只是一时,长久了就会用光的。一个人一旦把自己当成病人,她的重心就会一直在自己身上,理所当然地认为别人要照顾她要体谅她要善待她。这样她就会变得越来越弱,越来越自私。老公子女跟她说累说病,她就会充耳不闻,认为,我才累呢我才病着呢。她可以名正言顺地不去付出。所以身体病的人很容易连心里都会病。会变得尖锐变得刻薄变得没有爱心。你一定要克服这一点。这也是每一个生病的人必须克服的。”

这话说得有些冷酷,但也许是一服猛药。

确实,有许多病人是令人厌烦的人。因为他们普遍带着负能量。他们自私地只管着自己的病痛,他们要人疼要人安慰要人同情要人怜。而当他们索求不到或者透支这些安慰同情怜惜时,他们又会抱怨责备郁郁寡欢。

“如果你想着他来照顾你或迁就你,你心里就会有怨气。这怨气就算没有说出来,也会在面上身体上表现出来。你整个人就会充满戾气而没有魅力。”

“女人成熟的最大标志还是自立自强。这种自立就是不要有太重的依赖心,”“靠山山倒靠树树倒,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依靠的。因为大家都不容易。现代社会压力大,每个人都很累,人字的结构是相互支撑。你去靠他时,要想想,你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靠。生病不要紧,如果你乐观,他的精神就有依靠,觉得跟你在一起快乐!如果你愁愁闷闷,他就会躲得远,觉得很累。因为你的愁闷只有你自己可以解决。而且你一定要知道一件事,就是你的愁闷不是他给的,是你自己去找的。”

这些写给我母亲的话,其实也是写给我自己。当我们软弱时,看一看这些句子,也许能振作起来。

一个人有了不适之后应该怎么办呢?

有些人说,多休息,该放下的放下,别太拼了,不要忙了累了。

我有两位老亲,一位到了60岁,说自己老了,身体又弱,从此以后要休息了,不干活了。他就摆着一付要人赡养和侍候的样子。后来到了80多岁,听他女儿说,早上他女儿不过来他就不起床,弄得自己连衣服都不会穿一样。这样的老人,子女都不亲近他。

还有一位老亲,也是早早就不工作了,她每次都说自己浑身疼,各种毛病。与人谈话,三句不离病痛。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除了抱电视,几乎没有人愿意陪她。

想成为那样的人吗?

我们都是走在老病相催的路上,唯有端正自己的位置,才能明白:人生无常,更要活得有滋有味。干吗放弃?干吗把自己当成一个病人?

                    (三)

人生就是这样,它觉得你太幸福太完美时,总会小小打击你一下。双亲健朗夫贤情笃子女聪慧,这么多加分项已然十分幸运。

常有人说自己是完美主义者,当他那么讲时,并不全然认为是缺点,相反,还显出那么一点高级感。其一是显示了自己的有追求,其二是显现自己区别于普通人的优秀。

我也曾经一再强调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所谓的尽善尽美,就是尽一切可能,用力地活出有品质的生活。却不知,有品质的生活,包括了有闲有趣和松驰的生活态度。物质的丰富和精神的饱满及紧绷,只是其中的一个上升阶段。好比月将圆未圆之时。

有些词语的分寸是很难把握的。既要有自知之明,不能自不量力。又要有目标有计划,不能浑浑噩噩。既要顺其自然,顺应规律,又要努力上进,完善自我。

有没有必要置健康于不顾的殚精竭虑?

有一次看美国大学的一份调查,说许多用功的学生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四小时。他们觉得他们能扛得住,还是短时内能扛得住,还是暂且扛一下,以后再说?

有一次参加市网络作家协会的一次会议,大家都畅所欲言,有许多人都是夜猫子,为了完成每天四五千的码字要求,无底限的利用晚上的时间。轮到我说时,我说我这个老人想对年轻人说,这种拼体力去做的事,真的还是量力而行,尤其是熬夜,真的是不行。我的话语消释在空气中,显得特别轻飘。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如何听得进去。

也许也只有到了一定年纪,才能意识到,苛求完美,这种与自然规律较劲的特点,似乎彰显了自己的倔强和悲壮。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缺点。缺在少了包容,缺在锐意进取中的“锐”,少了洒脱,多了计较。少了“舍”,反而不会“得”。

    (四)

有位老人说,我是将死之人,说真话怕什么,做真人怕什么。

我也越来越真了。不爱应酬的人讨厌的人想黑就黑,相删就删,话不投机的人想不理就不理。不好意思,生命苦短,我为何要浪费在你们身上。

你们的矫情你们的虚荣你们的妒忌我全看在眼里,但是,恕不奉陪了。

有次看到一个段子,说看一个男人是否宠女人,且看这女人是不是越来越无法无天。

有许多幸福我都敢晒,唯一不太想晒的,就是我内心中真正感受到的这种爱,似乎晒一分它就会消减一分。

我是个幸运的女人。至少,多年婚姻没有让我变得更加世故有所谓的能耐,反而越来越真实了。敢于展现真实的自己,敢于蔑视虚伪。我的人际周旋能力在退化,我的泛泛而交的朋友圈在缩小,我懒得敷衍三姑六婆的八卦,也不想做个礼节周到人见人爱的好人。

我的朋友时常看到我贤慧的一面,却不知,这恰恰是另一个人情意的折射。虽然对等原则在情感中显得世俗。但确实有规律表明,得到和回聩,这是一种良性互动。

真实,开始觉得轻松,这一点真好!

                  (五)

活到我这个年纪,看人,早已经从三岁推断了出去。

一个亲的孩子,每次来我家,都想拿个小东西走,小东西其实并不值钱,拿走完全没关系。有关系的是她想拿的那种爱拣便宜的心,而且小孩子也有小心计,总会在她妈妈在的时候,或者别的大人在的时候,口齿清晰的问我:“阿姨,这个小兔子我可以带走吗?”这种请求任是谁都会不好意思拒绝吧。我假装没听到。其实我可以送你十个小兔子。但是,我只想告诉你,孩子,你这种行为不对。更有意思的是,有一次她妈妈过来,劝她回去时,把我送的东西塞到她手上说:“现在你东西也拿了,还不快走。”这话听起来真有意思。

有位亲跟我说,她儿子很厉害,小小年纪一点也不吃亏,别人打他一拳,他会还人两拳。什么教育?如果说是自我保护,那还OK,如果说是为了不吃亏,显然,那是让别人都吃亏,只想着自己好。

我长到这个年纪,明白了,有许多人是会越来越差的,贪小便宜的人,计较的人,算计的人,势利的人。眼界太小了,路越来越窄,最后,此路不通入了死胡同。

如果我不能影响这样的人,那么,敬而远之总可以吧。三观跟我不一样的人,我说什么对方都会误会的人,我做什么他(她)都会往坏处想的人,各自尊重,各自天涯吧。

以前,我对别人的一笑一颦非常上心,总是过于认真地去对待人际情感。说了一句什么话让别人难受了,我也会一晚上睡不着。被别人出口伤一句,心里边也会放不下。

现在呢,头靠上枕头时,笑一笑,什么事都可以过去了。

因为,没有比睡觉更重要的事了。

有一次,我问林子:“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很肿很丑?”他笑着安慰我:“丑有什么,肿有什么,只要死不了都没关系。”

于是,我领悟到最有哲理的两句话,那就是:睡觉比天大!生死比天大!

好了,我且睡觉去!

 

 

 

上一篇:“美篇”遇热有感
下一篇:没有下一篇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