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你的远方,我的诗——记温州博客俱乐部第十三次沙龙

23已有 816 次阅读  2017-06-28 20:49
把 你的远方,我的诗——记温州博客俱乐部第十三次沙龙 分享到:

你的远方,我的诗

——记温州博客俱乐部第十三次沙龙

     “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著名音乐人兼脱口秀主持人高晓松的名言。他唱过很多歌,说过很多话,深入人心并被四处流传的居然据说是他妈妈说的话。

    其实,谁说的并不重要。只是当你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是不是有种猛然被惊醒的愕然?

    周日下午,天色阴沉,好像诗人忧郁的脸。中山公园一角,池上楼内。四方院落,回廊蜿蜒,假山花草,飞檐翘角。院中央一方小池塘,湖水微澜,静谧安详。两点半,一群博友,坐满小楼不大的空间。

  “远方有诗,诗在远方。”

    有多久我们不再谈论诗谈论远方?

   四位博友带来他们的远方故事来到现场。

  

   “哪个部队”,这个不按常规出牌的昵称让我读了好多遍都找不到对象感,心中甚是忐忑在这个昵称后面跟个什么称呼为好,大哥?老师?先生?都很怪异,干脆直呼其名了。“哪个部队”倒也不在意,三两步冲上发言席,一坐下,就噼噼啪啪开始他的远方故事,大有错过这个村就没有那家店的急迫感。这位猜不出年龄的型男,板寸头,四方脸,轮廓分明,线条坚毅。一说起沿途故事,便手舞足——即便是手舞足蹈也难以描摹此刻当下喷薄欲出的欣喜与赞叹。他说自己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开着自己的车,去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沉醉痴迷于自驾,向着荒凉进军。生命的全部乐趣,就在于征服一个又一个荒凉境地。他的318,他的阿里小北线,他的丙查查线……说到兴奋处,一只手紧抓着太师椅,另一只手拍打着扶手,好像此刻当下,他又回到了苍茫荒凉的西北高原。一路遭遇多少惊险,都在他的轻描淡写中。而在迷路途中给他指路的一辆白色本田轿车,一个滇字牌照号,一对小夫妻,却给他留下清晰印象。他说,回温不久,某日媒体报道川藏线上一辆车子翻下了百米悬崖。阅读新闻,想起沿途偶遇,所有信息一一对应……

“我就是喜欢车子,喜欢自驾,风景全在路上。”这个自由自在率性张狂的男人,就像一个任性而狂野的红衣少年。有人苟活于当下,有人痴迷于远方。因为远方,他永远在路上。

    故事太厚,时间太短,哪个部队的发言,只能只言片语的蜻蜓点水,一如他永不停歇的远行之路。即便如此,他所描绘的远方,足以撩动在场每一位听众的心。那个在庸常时光中日渐沉睡与消磨的梦想,蠢蠢欲动,蓬勃生长。

    守候沧桑是温州博客俱乐部的资深博友了。如果说哪个部队的远方是“狂野地奔”,那么沧桑的远方就是“慢慢地走”。他说,他喜欢四处走走,看看,停留下来,住个三五日七八天。还喜欢一边走,一边写。起初只是为了抗拒遗忘,后来只想写自己感兴趣的,之后便为读者兴趣而写。至于当下,只愿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想写就写。看的是风景,写的是游记,其实全是生命的修行。在西北行走,随处都可见不同的朝圣者,来自四面八方,朝着一个方向。怀着对这个群体的好奇,有一次,他背着相机跟着一位朝圣者的脚步,用镜头记录朝圣者三步一叩首,五步一朝拜的虔诚姿态。而朝圣者在五体投地那一刻,小心翼翼地挪开路边一只蚂蚁的细节,令他深深动容。什么是恭谦,什么是悲悯,文字能解,言语乏力。对比守候沧桑与哪个部队的远方,我想起一首诗的名字——《我的南方与北方》。这个黑黑壮壮的汉子,有着一颗温婉细腻的心。怪不得一位女博友说沧桑的笑,艳若三月桃花。懂得!

    第三位分享者是“星之梦”。这位有着如梦如幻一般昵称的博友,我以为是一位美丽优雅的女士,该是从琼瑶言情小说中里走出来的女主。起立上台的却是一位儒雅内敛的大叔啊!星之梦原是瓯海区政协主席,公务繁忙,仍不忘四处行走。因为热爱行走,星之梦写下大量的行走足迹,整理出版了两本行走散文集,其中《远行》还带到现场与各位分享。行走是一个梦想,行走是一种聆听,行走是一份诗意。星之梦说,人就是要诗意地生活。内心存有诗意,哪里都是远方。

    作为初三孩子家长的逸云,是最后一位匆匆赶到现场。来不及歇一口气,逸云便坐在发言席上。说起远方的话题,这个长发披肩,有着北方人爽朗的清秀女子便开始了滔滔不绝的心得体会谈。她说,我的行走,为了遇见,遇见沿途不一样的风景,遇见不一样的陌生人。我开始勇于与陌生人谈话,与陌生人交流。在与陌生人的相处中,我感觉到人性本身中的善意。善意,一种不自觉的自然选择。有人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风景依然,只是我心木然。在一个熟悉的地方,我们习惯性地选择了边界,拉开了距离,就像紧闭外壳的河蚌,藏起内心的柔软。

    下午四点多,分享还在继续。戈悟觉老师说,当物质需求不再成为生活的重心,随之而来心灵上的空虚茫然与无聊,正成为一部分人的精神困局。这个困局,恐怕更多的物质堆砌无法取代,更广的人际交往无法稀释。生活在当下,生活也在远方。带着不灭的好奇,向着远方,与陌生人说话,与陌生人握手,感受生命的善意,培育心灵的诗意。

    诗人心如莲花捧出新作《行走在松台山脚下——致永嘉大师》。她说,我去不了远方,但依然可以有诗。热爱朗诵的叶子也带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原文。古典端庄的丽莎老师古琴演奏声萦绕在沙龙始终。结束时,一曲《广陵散》动人心魄,余音绕梁。此时,透过浮雕木窗,天空下雨了,白墙黛瓦,绿树浓荫,都在琴声与诗意中静默着……

 

 

2017628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