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我与母亲的一次历险记

8已有 663 次阅读  2017-05-13 10:04   标签历险记  normal  style 
把 我与母亲的一次历险记 分享到:
    初秋的9月,狂风夹着暴雨倾盆而下。母亲左手拉着我、右手抓着我的表弟朱维成,孤零零地在一片汪洋的“江头垟”的马路上涉水往家里走。我们的雨伞早被狂风吹走了,雨水顺着发丝滴哒滴哒地往下流。我们紧紧地互相抓住,只怕一不小心被台风吹倒掉进水田里。就这样,小心翼翼地一步步慢慢走着。


    这天,是“瑞安中学”初中部开学报到的日子。我从“江溪中心小学”毕业后,是学校唯一被“瑞安中学”录取的学生,心里挺开心的。离开瑞安城关五、六年了,又回到瑞安城区学习,又是一种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期待。乡下的学习条件太差了,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了还没有校园、没有图书馆、没有体育用品,只有上课时的朗朗读书声。学校占用江头村的“江头宫”,分割成几个教室,供学生上课用;在旁搭建了厨房,供师生蒸饭、烧水;平整了操场,供师生做游戏、课外活动。其学习条件之差是现在的孩子不可想象的。
    这天早晨,天气还不错,山皇山上涌起了白云朵朵,台风来临前的这段时间,天地之间还是非常宁静的。从昨天起县广播站已发布了台风警报,说今天晚上起会影响我县沿海地区。我问妈妈:“今天台风来了,爸爸抗台去了,家里弟弟们没人照顾,我们还去学校报到吗?”妈妈说:“农村的孩子考上瑞中不容易,我们不能错过报名时间,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影响。姨妈已来照顾你弟弟他们了,我们赶紧去,不要误了你报到时间。”见母亲态度坚决,我提起行李就出发了。


    大舅父家的表弟朱维成知道我去瑞安也一定要跟去,我们三人一大早就出发了。在江溪汽车站头等了很长时间,才来了一班车,挤上车到飞云码道时已中午。这时,飞云江面已起风起浪了,渡轮也停航了。那时,飞云江的中、下游还没有一座桥,两岸来往都靠船渡。我们站在飞云江南岸傻了,怎么办呢?在码头我们碰到了邻村也到“瑞安中学”报到的学长傅志理和送他的爷爷。我母亲跟同学的爷爷说:“他爷爷,我们只能先回家了,你怎样?”同学爷爷说:“今天是好日子,我们出来了就不回去了,否则不吉利,现在看只能住在码道的旅馆等了。”他还劝我们也住下来。但是,我母亲记挂着家里的弟弟们不放心,立即带着我们坐车回家了。约下午三时,我们从公社所在地走到江头垟时,已风雨交加,暴雨如注。白汪汪的一片水垟中,只有我们三人孤单单地在艰难涉水。


    这时,从万盘尖发源的龙潭溪的山洪自南而北、从徐岙山发源的锦溪山洪自东而西到我坎头村东头的石桥处汇合,满过了石桥,向西北方向冲过河堤涌进村庄。我们站在“坎头亭”里,望着一河之隔的家不知怎么办好?原来的龙潭溪从大坑村的西部穿过,到我村时从西往东绕过村的南方在村东南方向与锦溪汇合向北而去。后来,为加快龙潭溪的排洪能力,开挖新河道把溪流从南到北拉直了。因此,山洪下来不象过去那样绕村走水缓了,而是直冲而下水流湍急漫过了石板桥。
    我们站在这座建于清代已破败的凉亭中,感到在风雨中似乎也摇摇而倒。我与维成望着身边的水还在往上漫,问母亲:“怎么办?”母亲说,走,不能再等了,迟些被洪水围困在亭里就没有地方可退了。我说,好。我们三人平排涉水上了石桥,母亲在左上首,维成最小在中间,我在下首手拉着手慢慢前行。
    母亲一生劳累,但也知足常乐。民国时期,农民的生活很艰辛。我母亲与农村的孩子一样从小就没有上过学,只在新中国成立后才上了“扫盲班”识了几个字。欢乐的日子没过多久,就生下了我,给这个家带来了新的幸福与甜蜜。随着老二、老三的降临,我们的生活遭遇了新的困难。这时,国家进入大跃进、人民公社及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母亲辞去了工厂的工作,下放回到老家农村与我们艰难度日。母亲后来告诉我,那时候只想找点东西让你们吃,渡过难关健康成长。母亲生育了我六兄弟,一生为抚养我们长大吃尽了苦头,失去了最青春的年华。当她进入老年时,又不幸中风卧床几年,没有享受到子孙满堂带来的清福。记得那时,每星期日都回去看望母亲。见到我带去的海鲜、蔬菜、水果等,她总是苦笑着说:“现在吃的东西多了,自己已经吃不进了;过去想东西吃,可什么也没有,老天爷也会捉弄人啊!”我们马上安慰她,你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当然,这是后话。


    当我们在石桥中间涉水向下走时,水已漫过了脚大腿的根部,双脚在水流的冲激下,已踩的不稳了。再过两米左右就到对岸的路了,大家已就安全了。这时,又一波山洪冲来,我们发出了一声惊叫就被洪水冲走了。记得当时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求生的本能我们的手始终紧紧抓住,我与母亲的另一只在划水时,碰到了树枝就拼命抓住了。当我们在水里站起来时水已到胸部,四处张望才明白,原来我们被洪水通过河岸的决口冲进了稻田,又抓住了倒卧在田里的大桉树的树枝。当我们颤颤磕磕爬上大路时,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觉到这加大了的风与雨也不算什么了。
    当母亲与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时,只见老二、老三站在门口的水里着急地等妈妈,三岁的小弟在大姨妈的怀里哭闹。母亲见状立刻不顾自己发抖的身体,把我们拉进屋子里安顿好,才歇口气。
    这次台风,带来的暴雨真大,到了晚上水已漫到我村家家户户的锅灶高了,我们都爬到了楼上睡地铺了。后来想想也害怕,如果当时不冲过去,被洪水困在凉亭里最终会被洪水冲走。事后,住在村东头的几户人家已看到我们被洪水围困,当时风雨交加喊的声音也听不到,也没有办法救援,看着你们冲走急的只跺脚。他们说,后来见你们抓住了树枝得救了,真是菩萨保佑啊!
    经历了这么一次险境,自己也更加珍惜学习的机会了。在“瑞中”读书也更加用心了。有一次,与母亲说到这次历险。母亲说,当时也想把你留在马道,台风过了跟志礼同学的爷爷去学校报到。但是,自己又不放心;如果留在马道不回去,家里漫大水还有五个小孩更不放心。所以,只得带你先回家了。这就是一个母亲的心,把所有的爱都献给了孩子,一往无前、义无反顾。


    这次历险,在我的人生中是一次深刻的经历。而且,还时不时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母亲拉着我的手在雨中涉水的孤独与无助。在那样的环境下,母亲还是坚定地带领我们向前走去。我想,母爱是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