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稻香的迷恋

10已有 468 次阅读  2017-08-27 13:08
把 稻香的迷恋 分享到:

稻香的迷恋

 

文/陈士彬

 

 

     凝视着稻苗,宛如兰花,正在发绿。叶子如剑,一片挨着一片,意在牵连,似在窃喜。忽然间,想到与以往的四月天里的田野影子,同一种色调,同一声蛙鸣,同一滴露水,同一坎浑浊田水,都在飞扬。那触动灵魂深处的一幕幕场景,与此时相当接近、吻合,在我脑海里浮现。当下清香时时处处侵袭鼻子,让你逃不掉离不去,涌动的思绪往来翕忽,难以驯服。

      年年轮回,年年感悟。耘田留下一串串脚印手迹;祖祖辈辈滴下的汗珠,是一种精神,也是一股力量,在这广袤田园上刷新、复制。

      这里,曾经雷打雨暴,云雾淹没过的地方;这里,曾经牧牛晚归,炊烟缭绕过的皆是故乡。好像从井田制的田埂上走来,听着古老的声音,如鸣珮环,清幽荡漾;好像被大地的稻田绿色包装设计,量一量丛与丛的爱的宽度,比一比叶与叶的上进的高度,解决一个答案:孕育!

      稻禾在阳光里茁壮装饰,被四野的风淘洗沐浴,被雨水滋润,经过春夏天变成片片金黄色的稻浪,迷惑着麻雀。

      一种古老的旋律,被蛙弹起。有黑幕、远山的衬托着雨了一道波痕,水淋淋地粘住一片蛙鸣,都被拖拉机碾碎,都被抽水机抽干。

       红彤彤的光芒穿破了稻叶上晨露,吵醒了农家竹席上的梦呓。那阵远来的稻香,包装着清凉,叩响农家门。我知道,一场农耕革命正要漫延田头。割稻机打碎的稻叶。爆发出刀耕火种时留下的清香。金黄谷子里跳动昨天的镰刀不甘。一碗荷茶,喝出凉亭的远久故事。有汗无风都在肤表上体验。如织的蝉鸣,当然读懂月色里的轻风,赶走了满身汗臭,回荡起灼热的稻香。

       晒谷的场所,屋前的稻坛,大路的边角,既使走路或行车不便,但过路人不愿意糟踏一粒谷子而小心通过。山里人家晒谷,古老味浓郁,一排排篾簟滩放着干净谷子,既卫生又简易。阳光会使稻谷闪耀着金色的光泽,这会幸福的笑声总算落下。古铜的肤色农人,用犁耙翻起一堆谷,拉拉推推,蕴藏着强悍的姿态,形成一条棱线接着一棱,起伏跌宕,似乎从亘古延续下来。晒去了稻子的野性,晒出了谷子响起沙沙声,晒出了满袋子散发醇味的稻香。若是太阳雨当头,左邻右舍的都赶紧来帮忙,既使以往闹着矛盾的,这时候把它抛到九霄云外,扫的推的装的,感动了代代人!   

       晚稻季节,秋风,随着夜幕低垂,异常柔软,刮在耳边嗡嗡作响,把稻叶吹得沙沙地叫了整片稻田。迎面扑来的都是稻叶散发的气味,还有桂花初开的淡雅的气息。远山的晚霞很脆弱地辉映一下周围一切。我爱听稻叶的声音,有风作伴,空间好像静下了许多,如细雨绵绵的流逝而产生出来的那种轻吟低唱的韵调,为夜色阑珊奏起。在这个黑黝黝凉爽的旷野上,遇见正在散步的三四位大妈,她们都热情地与我打招呼,并认得出我经常骑车到这片宽阔土地上,完生态相十足的。时间的脚步,就这般踟蹰,竞裏得我走不脱身去,想呆在这里静静地听下去,听那稻叶的声音的起伏。我爱怜地走近叶子重叠处,却舍不得手动,风吹得它们袅袅浮拂,是纤影般的巧妙,是梦幻般的温暖。当我拿出手机记录稻田里流淌着文字的时,天骤然黑得很浓!

       稻谷,在植物学上属禾木科,属普通栽培稻亚种,是我国最主要的粮食作物之一。稻在自体授粉时,雄蕊上的花药会破裂,随风力摇晃,落到隔壁雌粉上头,发育而成胚芽变为谷子。所以,稻开花时,风平浪静最好,正有稻花香里谈丰年的乐趣,否则,遇见阴雨绵绵,连续数天,花香无存,田间阴沉,是农人的失望所归。

      翻开历史,乾隆皇帝也很关心农事里的稻谷,有诗为证:数顷黄云香雨润,千畦绿水稻风寒。稻谷是人的命根子。过去,村里人饿过肚子,没饭吃是何等苦楚呀!每逢早稻收成时,家家户户总是把第一碗雪白喷香的米饭供奉天地神。我也曾经好几年在一段时间里缺米饭时,吃过碗豆、小麦、芥菜、蕃薯丝和土豆,但总比不上白米饭好吃,总是念念不忘第一顿新米饭的味道。

     我果然在古诗中遇到了稻谷,唱和年代里的《诗经·豳风·七月》写道: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这是北方单季稻写照,有稻可以酝酿春酒,来增寿。但时世都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人们交租剩下稻谷寥寥无几,要是荒年降临,颗粒无收,正如范成大的不惜两钟输一斛,尚赢糠核饱儿郎的饥寒交迫的生活。

      一年年,风吹田野,吹得一轮轮花开花落,日升月息。一粒粒谷子,是一条条生命,在喧闹的世界里听到遥远发来的风声。春风叫醒了秧苗,谁在田间插田呢?又一年的新稻禾在风里成长。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