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家乡的古井

9已有 563 次阅读  2017-04-17 14:08   标签十字街  style  古井  而且  历史 
把 家乡的古井 分享到:
        从未离开过家乡的我对家乡的古井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家乡大大小小古井有24口,大部分都是圆形和方形的,有“蒲门第一泉”之称的是城北龙山脚西庵的一口井,水深,清,绿。这些古井有着悠久的历史。整个蒲城的水井,十字街边上的街心公井我是最熟悉也是印象最深的一口井。此井为元代前所筑,据传明初建城时特意留置街心,供军民饮用及防火之用,是当时二十四口井之冠,称之为“公井”。

        街心公井是一口圆形古井,用石头砌成的,井台四周铺上水泥。古井里的水从未枯竭过,而且水清源长。如今几十个春秋过去了,古井也变得苍老深邃,像一只守望在时光里的眸子深情的凝望着。井台边上所磨出的一道道印痕清晰可见,见证了历史的沧桑。

        井口上盖着铁架,是因为怕小孩不小心跌进井里吧,才弄出个铁架盖着,当我打它身边过时会驻足在那,躬身往井里观看,发现井里有人工养的小金鱼,鱼儿晃动着身子,游曳在清清水里,无拘无束,悠闲自在。鱼儿的圆圆嘴巴贴着水面一张一合的吐着泡泡,可爱极了。

        扒在井沿上,伸手就可以摸到井里的水和井中的鱼,然而,我不敢伸手到井里,怕是惊动这可爱的小精灵。望着冰凉清冽而又平静的井水,我的眼前浮现出我小时候来井边拎水的情景。

        那时没有自来水,人们的饮用必需得靠井水。街坊四邻都到这街心公井来取水,如何取水?一般是将拴有麻绳的水桶慢慢的往水井里放,下放到水桶和水面平稳的贴合,并将水桶贴合一边的井壁,然后将手中的绳子用力往相反的方向一甩,让整个水桶翻转过来,水桶下沉,待到整个水桶完全沉没在水中就可以用力的把绳子往上提,这时就可以拎上一桶满满的水了。我提水时都是用带有麻绳的桶子来打水,另一种提水我是不太会用,就是没有麻绳,而是用一条带有钩钩的竹竿来提水,大人们一般会用,那时我也曾用过,只是水没提上来倒常常把水桶掉进井里了,顿时慌了手脚,急忙跑回家拿来一根长竹竿,因为长竹竿没有钩钩无法把水桶弄上来,只好把有钩钩的短竹竿和这根长竹竿用绳子困在一起来增加长度,再往水井里打捞,打捞半天也没把水桶弄上来,急得眼泪快往下掉。幸好旁边的叔叔或是婶婶看到了会帮忙打捞,他们手脚麻利很快就能把水桶从井里打捞上来,说:“以后小心啊”,摸摸你的头笑笑走了。

        家乡的古井并不像其它地方的水井那样在井口上按有辘轳。其实辘轳就是一只摇把,一个滚桶,一条长长的拴有铁质钩子环的井绳,一个长轴和两个支架构成的。打水时只要摇动辘轳把井绳在轱辘上有规则的做圆圈缠绕就能把一桶清冽纯净的水从水井里绞上来,方便又可以省了很多的力气。


        来这里担水的人很多。吱吱嘎嘎的铁桶声,扑踏扑踏的脚步声至今叩打着我记忆的门扉。每当水缸里没水了,男女老少都会来井边挑水,一个一个轮流打水,没轮到的就在井边谈天说地,开着玩笑,那惬意的笑声在井边荡漾,所有的疲劳此刻也烟消云散。来来回回直到把水缸挑满为止。我力小无法挑一担水,更别说把水缸挑满了缸了,只好一桶一桶的提,提一桶用一桶了。

        在井沿边洗衣服是常有的事,那是要在特殊情况,一般的妇女们都会在溪边洗,遇到溪水被污染或是满大水了才会在井边洗。井边上常常会蹲着好多妇女在洗衣服,有的埋头清洗衣物,挥舞着木棒捶打湿衣,捶得水花四溅,有的边洗边说笑,脸上洋溢着喜气,有的只是抿着嘴笑,起劲地搓着衣服。此伏彼起的捣衣声,水桶打水的扑通声和妇女们清脆的调笑声混杂在一起,成了古井边一道独特的风景。

         记得当时古井边的一排排老屋如今已消声灭迹了,代替它的是一座座现代建筑的新屋。如果老屋还在的话是否也和古井一样的苍老?还记得在我家小院里也有一口水井,水井是四方形的,因为水井里的水比不上街心古井里的水清冽,所以不能饮用,只能清洗杂物之类,后来不知怎的就被长辈们给填了,留给我的只有感叹的份了。因为填了水井我和伙伴们就再也无法围在井边看井里倒影的自己或是看映在水中的月亮了。然后一大群伙伴就悻悻地来到街心古井,对着古井干喊一阵,路过的大人有的只是笑笑而过,有的看看就默默地走了,有的爱管闲事,把我们赶走了。一说是不安全怕我们小孩会不小心掉下去,二是太嘈了,人们想休息。

        如今,蒲城的每个古井都受到人们的重视,都保存的比较完整。虽然人们的饮用水已不再靠井水,水井也面临着被冷落被抛弃的命运,但很快有些古井被列为文物保护,自然而然的蒲城所有的古井都得到人们的特殊照顾,小孩也不会往井里扔杂物,游客到此就会在古井边留一张合影幸福的离去。

        三年前就来了些外国朋友在我们蒲城大街小巷上乱奔乱跑,原来他们是安规定找古井的游戏,要找圆口古井,方口的不算。而且在每一口圆形古井上方贴张写有数学字的标签,找到这口古井的人记下上面的数字就可以了。对这些人生地不熟而又不懂中国语言的外国朋友来说真是很大的困难,在蒲城人的眼里这是一项再平常再简单再普通不过的游戏,而他们个个是手拿地图在每条街上乱奔一气,然后又停下来痴痴地看地图自言自语地说着他们的话。我们这些城里人想帮也帮不上了,语言不通无法沟通,只是有些人知道游戏规则,就顺便帮他们指一下古井的位置了。他们微笑的“thank  you”一阵,又开始他们的寻寻觅觅……

       随着时代的变迁,一口口古井已完成了它们的使命,它们也许永远就这样默默地呆在时光里静看一切。然而,家乡的古井,井边那吱嘎叮当声,笑声永远的刻在我心里,记忆虽已泛黄,但仍厚重,难忘。








上一篇:霞关行
下一篇:乡间野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