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流浪儿(一)

2已有 372 次阅读  2017-09-12 20:28
把 流浪儿(一) 分享到:
      “哇,好大一座院子。”流浪儿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如此大的院子也是今生第一次见到,他一阵窃喜。他在大门外探着头往里张望,大铁门敞开着,见里面没一个人,他便有了想进去看看的念头。他壮了壮胆子,便大模大样的往内走,院子里都是些花草树木,影影绰绰的,周边的围墙内栽着很多不知名的树木。绕过小道,眼前的三层楼房子赫然出现,大白天整座大楼,上上下下灯火通明。他又在楼房前踌躇了一会儿,左顾右望依然不见一个人影,他又来了胆,沿着石阶上前来到一个大露台前,露台的石栏边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十几盆兰花,花香阵阵袭过来。他凑过脸来慢慢靠近兰花想闻闻花香。

       “这是谁呀?胆敢乱闯。”听到声音流浪儿吓了一跳,转过身来,见一打扮很是入时的老妇人出现在他身后,他一时乱了手脚,也不知该如何回话,只是呆呆地吞吞吐吐地半天说不上话来。

       老妇人仔细地打量着他,见他衣衫褴褛,头发蓬乱,脸色苍白,约有十三四岁。流浪儿双手使劲地摆动着,意识是说自己不是小偷,是好奇才进来看看的。

       老妇人见他只不过还是个孩子,也就没多想,只是说:“你等等。”转身走进内屋。流浪儿愣住了,他有点不知所措。不一会儿脚步声近了老妇人从内间拐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

       “拿去吧。”流浪儿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饿了吧,这是大饼,给你。”老妇人这时脸露笑容和蔼地说。他颤颤地接过,眼睛发亮,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他接过饼,鞠了个躬说了声“谢谢”便倒退到大门口,转身又回头看了看老妇人,见她依然站在那微笑着望着他,他忽然感到自己浑身充满力量,满心欢喜涌上心头,大步地跨出大门。

       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毒辣的阳光咬得人的皮肤生痛。来到一片四野空荡荡的地方,他想找个荫凉处凉凉坐坐,忽见一拐处有棵大树,便匆匆来到树下。坐定,拿出老妇人给的大饼,数数,共有三个大饼,他拿出一个,剩下两个依然包起来,放到口袋里,津津有味地咬起刚拿出的那个大饼,“好吃,好吃。”

       猛然间发现路边田地里一片芋头叶,还高高直立着,一阵风过后,肥大的叶子就呼呼地抖擞着,好凉快。风静了,又是碧绿绿的,绿得像墨。对,去摘一张芋头叶。

       正想着人已来到了大叶子前,他蹲下身仔细地瞧,他想摘下一张又大又绿而又没小洞洞的芋叶,“嗯,这张不错。”他伸手折下一张,马上掏出怀里的两个大饼用芋叶把它包得严严实实的,再次放进怀里。

       他抬头望向那条通向村里的土道,土道空荡荡的无一人,阳光下路边的房子的墙蒙着尘土。无意中却在田地尽头处见一人手拿锄头正在平整自己的畦垄。他猛得一惊,刚才却没看见有人,这人从哪冒出来?

      起了阵闷热的风,路边叶子哗哗地响着,他摸摸自己的脸,又捋着捋自己的头发,这时感觉口有点渴了,他要进村要点水喝。

       想到这他忙得站起身,一步一步的往土道那边走过去。他就纳闷,这一路走过来怎没遇到人呢?人都哪去了?村里住着多少人?是否有大街小巷?是否有市场?他边走边想。

       终于见到有一人向他走来,这是个中年男子,头戴一顶草帽,帽檐四面下垂,遮住眼睛一带,只露出半个鼻子和一张嘴,手里提着一壶水,显然,是打算到田里干活的农人。

        他本想向他要点水喝,可他刚到嘴边的话要咽了回去,因为他怕了,见到他莫名的怕。他又悻悻地往前走,前面是一座土坯房,房门紧闭,房前左边有一大水缸,他骤然愣了一刻,马上高兴的要跳起来,赶紧跑过去,果然不出所料,有半缸的水,很清很清的水。他急忙拿出怀中的矿水瓶往缸内盛水。“咕噜咕噜……”马上装满了一瓶矿水,他急急得喝上几口,“呀,好舒服。”

       他往四下里张望,主人不在家,他急匆匆地往外走。已是正午,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刻,太阳火辣辣的,一丝风也没有,大地像是被烤得起烟。他依然感到口渴,“咕咚咕咚……”又喝了一阵,竟然全部被喝光,他摇了摇空瓶,依然把它藏在怀里。

        拐过一个弯,看到前面有条碇步,碇步通往对面的村落。让他更欢喜的是碇步下水声潺潺,他又急急地掏出怀中的矿水瓶三步并做两步来到碇步上,蹲下又喝了几口碇步下的水,又满满地盛了一瓶打算留着明天慢慢喝。

       进入村里,见一大堆老人围坐在一棵大树下聊天,其中一个正在数着烟,正好,每人可以摊一根。很快,烟在头顶上冒出来,一团一团的,他驻足看了片刻。此刻,正好有一人赶着牛回村,一缕阳光照在大树上,红红的。在牛走过的路上留下一大堆正冒着热气的牛粪,老人吆喝着赶着牛过去了。

        如此大的一堆牛粪拉在路中,他小心翼翼地绕过牛粪,想着这一天感觉自己有一种赚足了的自豪感,在当天的夜里,他的腹部莫名的开始一阵又一阵的难受。大概是喝多了碇步里不干净的河水吧。就这样茅厕去了又去,来来回回地跑,只一夜工夫,他似乎瘦了一大圈。

       第二天终于熬到天亮,他在一家镶有镜子的门前照了一下,这一照骤然让他愣住了,一股说不清的惊讶,恐惧的情绪在他面前涌来荡去,镜子里他看到了一个不真实的陌生的自己。

       “瘦得好快,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死了?”他想着不惊出了一身冷汗,自己肯定是没钱看病抓药的,昨晚闹了一夜的肚子到现在也不见好转,该啥办呢?他一脸的愁云。不管怎么说,去医院看看,他慢慢地一步一拐的朝着街边的一家私人医院走去……


上一篇:油菜花飘香
下一篇:流浪儿(二)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