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再上罗山,看杜鹃

5已有 431 次阅读  2017-05-11 22:04
把 再上罗山,看杜鹃 分享到:

 

再上罗山,看杜鹃

/图 吴可鹏

 

    跋山涉水,只为看你。终于,我见到了大罗山上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这是我的一个夙愿,其发端大概也有数年了吧,每年都因为四五月份的忙碌,而错失了罗山杜鹃花的最佳观赏期。

    今年,我看花的渴望却是异常的强烈,四月中旬的时候上了次大罗山,看到的只是星星点点的红花和大部分仍羞涩地打着朵儿的花苞,而此次五一小长假,空闲的假期加上晴朗的天气,我几乎是冲动激情式的,一大早从床上忽然醒来,看到窗外晨曦洒满了蓝天,那个渴望,渴望看到罗山漫山杜鹃的渴望,冲破了我的所有计划和理智。于是,赶紧起床,简单洗漱之后,身着简装,便出行了。

    这次登罗山,我在茶山公交车始发站,搭了一辆七座的小面的直接到石竹下车,主要是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漫步整个罗山山巅,来欣赏杜鹃花儿的盛妆。到了龙脊,方才八点出头,游人不多,阳光已有炽热的感觉,山上的能见度也是出奇的好,在龙脊远眺,已约略可看到对面岩壁和山头上一片片的杜鹃花儿,红绒绒的,仿佛绿色的旗袍上,绣上了朵朵红艳艳的花儿,而此刻的大罗山也正如清秀的江南女子,婉约含蓄,风姿绰约。

    初夏的这个时候,山道的两旁,已没有植物能够掩盖杜鹃的风华,一丛丛赤红的花朵儿,热情似火,连同欣赏她的游人的心,也变得炽烈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丛开满白色花朵的金樱子却忽然映入眼帘,白的洁净,白的素雅清新,在那红色的海洋里,却也沁人心脾,让那热烈着的人们,瞬间清醒。

 

    有“天池”之称的山鸡坑水库,周边花岗岩山体上的褶皱缝隙里,一丛丛,也是红艳艳的花朵儿,与那池水醉人的绿,相互辉映,妙趣天成,正如施着淡妆的大家闺秀,有着一种淡雅而隽永的美,又有一种深邃而高贵的气质,唯有沉醉,唯有沉醉。与之相比,罗山之巅气象雷达站周边,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儿,正是大罗山每年杜鹃花开时期最佳的观赏点,红色的花儿开遍了一个又一个山头,烂漫,烂漫,浓而不腻,不时的,又裹挟着一片白,俏皮可爱,恰似贵妇人的娇羞。

    在雷达站附近,我看到许多人将车直接开到了山巅,或独自,或结伴,或阖家,漫山的杜鹃花儿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们的花样bei景,成了他们朋友圈炫图的工具,而如我这般苦行僧式的行走,在他们看来却是勇气可嘉,或者说傻的可爱。穿过了人潮,我开始前往天河西水库,这是一条我此前不曾走过的路线,正午时分,我踩着光洁的岩壁,沿着户外越野队走过的线路,亦步亦趋,恍然发现,这是大罗山不曾见过的盛世容颜,百家尖在脚下,显得渺小,天河水库、秀垟水库尽收眼底,静静的横卧在罗山的山间,还有横隔在两座水库之间的那座石壁山,累累的山石,极具中国画画意,周边的岩壁上因为缺土的缘故,植被的分布是稀疏的,杜鹃花也伴随着这稀疏的分布而稀疏的红艳着。

    忽然,在一处全然无土的石壁上长出了一株杜鹃,长出来的花儿比山间的花看着更红,看着也更为娇艳动人,植株上压着一块石头,我想杜鹃的根系的生长,或许就是依靠石缝间那少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土壤的吧,生命在于抗争,于此可窥一斑,同样,与命运抗争的人们,说不定会有更绚烂的人生,亦未可知。山顶除了杜鹃花,岩石的造型却也是别致有趣,有犹如伸出的手掌,上面放置石块的,看起来强劲有力;有犹如俯卧的鸟儿,被风化了的一端岩石,像极了鸟的尾翼;还有如房子的两壁般伫立着的扁平石块,要不是石壁间隙过于狭窄,我倒真怀疑这就是原始人类堆筑的石屋的残留;最让人沉迷和惊奇的还是石壁上那天然冲刷出来的水渠,每隔一段便有一个天然的小水坑,浑然天成,这该就是大自然的“鬼斧”所凿刻的吧。

 

    穿过了整个石壁山,来到了盘垟古村,这里号称“盘云谷”,开发了许多的民宿,也吸引了众多的游客,当然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没有逗留,便又往天河西水库走去,穿过水库,我想尝试去仙岩的罗隐洞和化成洞,后来因为无路可寻,只在山巅远望了一眼随即作罢,当然,山的一侧漫山的映山红也是少不了的。经过近六个小时的行走,我开始原路返回到盘垟,经潘山、罗丰,再到五美景园,回到山下,一路而来也都是杜鹃盛开的美景,“美不胜收”,大概说的也就是这种情境吧。

2017.5.11

写于花里石居

 

气象雷达站附近漫山的杜鹃花
素雅的金樱子

山鸡坑水库
像不像手掌?
石化的鸟儿?
原始人的石屋残留?
浑然天成的石壁水渠
百家尖在脚下,天河西水库尽收眼底
天河西水库、秀垟水库,还有石山
上一篇:南阁牌楼
下一篇:榴花照眼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