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最后一个见您——献给外婆

14已有 6019 次阅读  2017-04-14 20:45   标签office  center  style 
把 最后一个见您——献给外婆 分享到:

  那年夏天,外婆走了。偶尔,我会梦到她。晚风中,那件蓝色的花布衫一直在我心中飘摇,不见了外婆的身影,院子从此变得冷冷清清。或许,是太想念了;在一条悠长悠长的鹅卵石的小路上,一把旧藤椅背靠着一位老人,我好奇地走近,原来是外婆。梦很短,只让我亲了一下外婆的脸,然后她对我笑了笑,却没有开口说话。我很清晰自己道别时的那句“外婆,我会来看您的。”梦,就醒了……如同现实中的那般真实。因为每一次来看外婆,一坐下来,她就会紧紧握住我的手,颤微微地,感觉还是那么有力气。聊不完的家常话,总不忍心去打断。可时间催促着下一次再下一次,又重复着“外婆,我会来看您的。”时候,我是多么希望能给外婆多一些陪伴!可如今,一切不复存在……

 

听母亲提起,在外婆走的前一天,还念念不忘我的生日,嘱咐母亲给我买些好吃的。那时,外婆已食不知味,日渐消瘦,在脚痛难忍中的煎熬。年年生日,年年被外婆记挂着;而外婆走的那天,刚巧又是我的生日,这也注定了外婆将成为我永远的怀念!很清楚最后一次探望外婆时的情景,母亲告诉我,外婆好些天没下床吃东西了,听说我来,却意外地能够被扶着下床,喝上几口粥。当我看到外婆的时候,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为了能够让外婆清楚地知道我在她身旁,我特意搬来小板凳,坐在外婆最近的距离,唤了一声“外婆,我来了!”外婆很吃力地“嗯”了一下,因为脚痛时时发作外婆总是睡不好,闭着眼睛,耷拉着脑袋,困倦不已。而我只能安静地看着外婆,想着那一年遇见外婆在房间里拨算盘的样子,算盘上的珠子被外婆熟能生巧地计算着,一旁的我,连连夸赞。想着那一年夏天的傍晚,与外婆一起坐在阳台上,蒲扇在外婆手中摇啊摇,摇出了我的一首诗《外婆的蒲扇》,真的很美好!……想着想着,那一年的那一年,早已过去了好多年,与外婆每次相处的时光,天真的我,总认为外婆还未老去的模样。

 

外婆一生都在学习。在楼阁卧室的沙发一角,始终整整齐齐地叠放着更新的报纸。多年来,外婆腿脚不便,读报便是她每日的功课,所以她极少出门。令人感动的是,在外婆走后的前一天,她一直想让母亲拿报纸给她看。母亲没有答应她,因为外婆需要休息,她不苦,只是脚让她痛得不得不说苦啊!外婆的生活习惯很讲究,该放哪儿的东西用完就该“物归原主”;在外婆卧病不起的时候,她也能清楚得记得什么药放在哪个位置,让家人帮忙取用。外婆的卧室虽小,古老的家具依稀衬托出那个年代的味道,一大家族的黑白彩色照片大框小框,足足挂满每个角落,我想,这就是外婆一生的幸福!

 

外婆走的时候,是农历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成道日。他们都说外婆功德圆满,与佛有缘。而外婆天生慈眉善目,使我更加亲近于她。由此,我深知,我与外婆有缘;每回一趟娘家,都会找些空闲,步行或骑上单车去看看外婆。外婆家的院子,年代已久,每逢春天来时,总能听到燕子“喳喳”归巢的喜悦。若遇夏天,只要是白天,外婆必定拄着拐杖坐在院子最凉爽的地方,等我来看她。近些年的正月,打破以往的格局,学会最后一个去外婆家“报道”的人;只要一跨进外婆家的院子,我就会径直加快脚步往外婆的住处走去,一边迈向楼梯一边喊着“外婆,我来了!”外婆未见其影,便听其声地接上我的话:“阿秀,你总算来了!”……我最后一个“报道”,是为了不被打扰,陪伴外婆最久。也在冥冥之中,牵系着我与外婆有着某种心照不宣。

 

当外婆走后的第一个年头的正月初二,沉寂了很久的院子,瞬间又变得热闹起来。一大家族的亲人都陆陆续续在外婆的遗照前一一拜过新年礼,看着外婆慈祥的面容,仿佛在我眼前又“复活”了。当外婆走后的第一个年头的清明前夕,天气格外晴好,随同父母匆匆而行,来到外婆的坟前;母亲情不自禁眼眶湿润,揉在手中的纸巾不由自主地轻轻擦拭着外婆的遗照。外婆还在的时候,特别爱整洁;即便生病期间,卧室除了一股浓浓的药味,也不受影响地一尘不染。外婆走的时候,很安静,就像熟睡的样子。多月来的日子里,三舅舅、小姨妈和母亲不辞劳累地日夜陪护,倾注着他们全部的“孝心”,也印证了那句话“行孝须及早,莫待扶棺嚎!”

 

  梦,带我行走的路上;外婆还未走远的地方……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