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 (奖)往事成云烟

18已有 1367 次阅读  2017-03-16 15:24   标签office  style 
把 往事成云烟 分享到:

 

 认识杨茵茵,是在十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在江滨路的月亮河酒吧中,我独自找个角落, 看红男绿女,打情骂俏, 来来来跳舞,脚步开始摇动,就不管他人是谁,人生是一场梦……”这里每天演绎着一幕幕空气里都透着暧昧的都市风情,忽然一个靓丽的女孩走入我的视线,她也正惊奇的看着我......其实,我和这个叫茵茵的女孩不是第一天见面了。我们前次在一个朋友酒吧里打了个照面,她亲昵着挽着一个长头发的帅哥,当朋友介绍我是酒吧墙上一幅画的作者时,她脸上美丽的瞳眼里露出惊讶的目光,仿佛在说,人不可貌相哦。

在活色生香的酒吧里,用两个人的寂寞去抵抗一个人的孤单,很多人只是谈情不说爱,人们戴着面具,曲终人散一切依旧。入夜,初夏的温州刚刚下过一阵雨,整个城市显得特别寂静。我正准备骑车回家时,一个美妙的声音飘来:“仲哥,等等我!”我发现这是茵茵,没有男友的陪伴的她显得特别乖巧,我说:“今天怎么你一个人,那个长头发的帅哥呢?”她略过一丝悲哀:“他走了…….

         原来我之前在晚报上读到的一青年在郭公山附近飙车遇难的就是他男朋友陈青。那晚,我骑着车载着她,江滨路,瓯江路,我们心照不宣的在路上一路说着冬瓜萝卜,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竟和她杨茵茵的话题会这么多,车子骑到江边,我对着江心屿,吟诵起古诗:“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她竟然接着脱口而出:“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相逢也是曾相识,这次偶遇,我特别开心,载着这个轻盈的女孩,骑车也特别有劲,我们一起沿着江滨路,骑到了会展中心那很少有人去的地方。茵茵对我也根本没有防备,黑暗中,不自觉的抱紧我的腰身,那时我觉得她就是我可爱可亲的小妹妹。直至很晚,我才把她送回十八家一个公寓里。

        茵茵告诉我,她是永嘉岩头人,父母在温州做蔬菜批发生意, 经常要开车出去组织货源,根本没有时间在乎她,无聊的时候她就泡图书馆看书。有一次世纪广场出来,被一班五六个小混混跟上,他们拉拉扯扯把她弄到一块草地上,这些小流氓正对哭哭滴滴的茵茵欲行不轨行,忽然有一个声音紧急地大叫起来:“警察来了!”这班人才作鸟兽散。惊魂未定的茵茵却对同样离去的一声大叫男孩却看着很清楚,他留着很文艺范的长发。后来几天,她开始涉足全城所有的舞厅,酒吧,就是为了找到这个关键时刻大喝一声警察来了的男子。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个网吧里找到了这个留着长发很文艺范的他。那天他们在一起蹦的,在一起喝酒,男孩送她回家,服务伺候着从来没有喝过酒,烂醉如泥着她。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她的窗前,茵茵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只是静静的打着瞌睡坐在沙发中。没有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剧情,感动中茵茵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留着长发很文艺范的男子。可是就在那个雨天,郭公山勤奋河边,一辆可恶的大货车夺去了这个男孩的年轻的生命。一段爱情从此夭折,女孩好像还没有走出情深深雨蒙蒙的悲情剧目,在酒吧在舞厅,在网吧,她又梦幻般地在寻找那个人,那个长着长发很有文艺范的青年。

       由于偶遇和邂逅,我和茵茵成为很好的朋友,.茵茵碰见什么纠结的问题,第一个想到找我倾吐,连她的闺蜜都传话给我,茵茵说过我仲哥是她最好的朋友。我暗暗发誓要对得起她的这句话,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青春少年,那时候在我眼中,活波可爱的一个女孩,尽管有时候也郁郁寡欢的茵茵显然也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异性伙伴。我们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在世纪广场放风筝, 一起骑车郊游,茵茵并不在乎别人有什么样的眼光,有一次碰见同学,同学说:“啊仲,这是你女朋友啊?”茵茵也不说明,我也不解释,我们相视一笑,此时无声胜有声,人生难得自在,为什么要理会这么多呢?我们心有灵犀,这才是成为红颜知己的原因。

       茵茵终于从寻找那个男子的梦幻中走出,渐渐地变得开朗活泼,我们经常约定近期要共同看一本书,茵茵口中说出的观点有时和我惊人的一致, 在我的鼓励下,她不在宅家,也很少去酒吧这些场所了,并且一个保险公司的经理向茵茵抛来了橄榄枝,要她去公司里做办公室文员。年终的保险公司文艺晚会上,我见到了载歌载舞的茵茵另一面文艺才能,她优美嘹亮的歌声,婀娜性感的身姿绝对是那台晚会最闪光的亮点。那天晚上,公司最后安排我们跳舞,年轻人主导的舞台,就会出格,不知谁出的主意, 晚会的大厅全部拉下了电闸,茵茵邀请我参加他们单位的晚会,跳舞自然和我在一起,黑暗中,伴随着燥热的音乐,我明显感受到,茵茵紧贴着我胸膛富有弹性的乳房不断起伏着,当我们的双唇无意中凑在一处的时候,我断然推开了茵茵,因为我也是男人,我渴望爱情,但种种原因和判断,也一直在脑海里确定:尽管茵茵离我最近,茵茵毕竟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她。

保险公司年终晚会以后,茵茵疏远了我,我这个人也是这样,你烧火,我添柴,你不主动联系我,我也不会刻意找你。尽管是过去的好朋友,尽管是曾经的知己。有人说,人生充满机缘和变数,走进也是一刹那,离开也是一刹那。许多人从推心置腹到如同陌路,也就是很多莫名的一刹那。茵茵也就这样淡出我的生活,但是多年来我们来往,无形中也有共同的朋友,因此我总知道茵茵的近况和往事。茵茵后来工作出色,成了保险公司的中层干部,并和多年追求她的保险公司经理喜结良缘,结婚喜庆酒那天,大喜过望的经理却暴病非命于婚床上。新婚蜜月确引来了阴沉沉的丧事。苦命的她对天长叹:“难道我就是克夫命吗?”

聚散两依依,有人说人生就是一出戏,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因为业务关系,我又和茵茵联系上。茵茵似乎忘了以前的事情,任何场合,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淡淡地相处着,始终是一个职业女性的微笑,热情, 现在的她已经是保险公司总经理,走廊上,办公室里人们总恭恭敬敬的称她为杨总杨总

君子之交淡如水吧,相逢不再曾相识。我们都已不是当年的我们,并且步入中年,你有你的生旦净末丑圈子,我有我的一亩三分地。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那天从保险公司回家,出租车上总是播着这首歌:前尘往事成云烟,消散在彼此眼前,就连说过了再见,也看不见你有些哀怨,给我的一切,你不过是在敷衍……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5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