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野渡

13已有 2377 次阅读  2016-05-22 10:24
把 野渡 分享到:

野渡,野渡,渡何处?

北马南船,江河阻隔,桨荡橹摇,舟楫摆渡。

千万年来,人类都习惯于依江河而居——盖因饮江水可解渴?食江鱼可饱腹?不,不仅仅如此。因为江河还有潮涨潮落的起伏,还有惊涛拍岸的景观,还有修竹摇曳的雅趣,还有波光粼粼的灵光,还有渔歌晚唱的脉脉温情……

一条小船,泊在古渡上,天造地设一般诉说着岁月的流逝——每一个渡口、每一条船,多少如丝如缕的情,多少如梦如烟的事。

或商贾集,舟楫往,川流不息的挑担者,一头挑着生活的重压,一头挑着乡愁,沉沉的步履,踏矮了渡口,粗重的喘息和滴嗒的汗水,揉圆了太阳,压弯了月亮。

或文人吟,墨客诵,有小渡撑出柳荫来的雅致,有野渡无人舟自横的风景,有“想过去的人在这端/想过来的在那端/在没有路的路上,艄公举起了长篙……”的诗句。

等船,等来兴奋,也会等来焦躁。船在此岸,是此岸人的兴奋,船在彼岸,是此岸人的无奈。等待,是一种借口?是一种煎熬?是一种希望?是一种幸福?是一种智慧?是一种美丽的坚持?兼而有之吧!

最是寻常一景:天还没有大亮,渡口边就围挤着三五人。肩挑的,手提的,他们都是去卖菜的。竹篮的野菜湿一湿,摆一摆,显得青扑扑、鲜嫩嫩;倒是水桶里鱼虾们并不老实,一条条地往上蹦,在空中跳出好看的弧线——有那么一两条哧溜地船外,尽管主人抢着去捞,但它们还是得意地游走了。

几渡过后,上船的人明显减少,渡口洗衣服的女人越来越多。“下周孩子他爸就要回来了。”不知道谁丢下这句话,马上水边热闹了,“想男人了吧!”有人提示“大家还记得上回她老公回来时她洗衣服的模样吧?”“记得!当然记得!谁不记得啊!”“哈!”“哈哈哈……”女人们疯笑起来,有的笑疼了肚子,有的呛了气。

那一刻,渡口的船里载着期盼,渡口的水里流着幸福……

野渡无人舟自横也好,野渡有人艄公撑也罢,到了晚上,多情的月儿不请自到,替人们看守这熟睡的船儿和那倒映于水中的影子。天上的月亮在水里,水里的月亮在天上。偶尔有一两尾调皮的鱼儿,想跃出水面来看看月亮,在幽微溟色里,闪出一波水光,为这静谧的夜蒙上了一层清幽幽的凉爽。

这是多好的月夜,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一任你我大把大把的享用。能拥有这一船、一江、一河的月色,此生足够,夫复何求?

记得小时候,三五个小孩约好,半胆睡在渡船上——虽然对传说中的“水鬼”心有余悸,但有隔壁的稍公陪伴和壮胆,也就于心安然了。现在想来,睡在哪里不一样?无论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里。渡船,便是家里的床了。

怡然忆野渡,谈笑问今津。

离县城不远处的观美桃湖村,有一桃花渡。说起桃花渡,不知从何时起得如此美名,抑或是渡口岸边那几株桃树而得名,未曾考证。不过,有一幅对联“马站矾山观美人,仙居丽水上海滩”(马站、矾山、观美、仙居、丽水、上海均系地名)却将小地名与大城市、美人与桃花联系在一起,让人产生流连顾盼的意念。

真想有一天,去一睹她的芳容。我想,在物欲与喧嚣之外,总有这样一些养眼养心的诗性场景,在偏僻背静处等侯——只要愿意,随时可以置身其中,需要的只是一点脚力。一旦,桃花渡辟为乡村旅游景点,野渡就不野了。

电视剧中常有一幕: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长。一群英雄汉被追杀者逼得“山穷水尽疑无路”时,恰好一船独泊,为他们搭建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外惊喜,从此“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怪不得有人说,人在茫然失望的时候,最好来到水边,你立刻就会有方向感。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有多少野渡,船已经不是原先的那些船,津渡已不是原先的那个津渡,人也不是原先的那些人了——很多年前,隔壁的稍公,风来雨去的,精神矍铄身体康健。我这次回到家乡,他去世几年了。再过若干年,谁又知道谁在河边看花开花落、想云卷去舒呢?好在月亮还在。月亮是天的眼睛,早就把云层之下的人间事收尽眼底。无论是迷蒙时,还是明亮间,我们只需抬头看一看月亮,我们也许就会明白些什么。

夜深了,天边的一串流星落下,把村口的野渡,不,天下所有的野渡微微点亮,一刹那,也是永恒。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