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天道立秋

4已有 419 次阅读  2017-08-05 18:21
把 天道立秋 分享到:

怎么着,突然就“立秋”了呢?

连续天超过38度的高温,实在是太“酷”了“烤”得“立秋”脸面丢尽——也许,它舍不得与“生如夏花之烂漫”的季节说再见吧!或者,夏天是一个车技不好的司机,车刹住,带着炎热闯进秋天的领地

谁说的,城市尚余三伏热秋光已到野人家?不,哪里能窥得一点秋的影子

有一首歌曲《北国之春》唱“城里不知季节变换,妈妈犹在寄来包裹”,正映衬了我们今天的生活,出门就是铺天盖地的钢筋水泥、身边是川流不息的各类轿车,目光所及都是空调的外挂机24节气到了,只能从气象台中获知了

城外呢?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大棚蔬菜,让我们不知今夕何夕;一拨拨农民上城里打工,田园荒芜得更令我们不知什么季节种什么粮食和果蔬了,哪还会有四季分明的感受呢?难怪有人说,这年头,大棚把季节搞乱,小姐把辈份搞乱,关系把程序搞乱,级别把能力搞乱……

暑未去,凉未来。

热、热、热,火、火、火……直把微友的段子蒸飞——躺在床上是“红烧”,加了席子是“铁板烧”,下床后是“清蒸”,出门去是“烧烤”,到游泳馆去被“水煮”,回来路上被“生煎”,回到家里还要“回锅”……

赶紧躲进空调房,心想这气温要要是由人类自己来操作,那该多好!可转念一想,凡事有利也有弊。人类自己掌控、操作的东西可多了,未必尽是好事,最明显的一例便是“反季节蔬菜”。拿芹菜来说吧,一夜疯长30厘米——生长剂的神奇力量,长得快则快矣,但芹菜的原味变了。这其实是很不妙的事情。

可时令真真切切地告诉我们:从这一天开始,就是秋天在人间站住脚跟的日子。

是的,不管怎样,立秋还是来了……尽管,左眼没来得及适应。可右眼,分明已经满目秋风——台风要来了。也许,暂时还真的难以适应角色转换。但一定要学会像这一年里的二十四个节气周而复始的不停地轮回……在不断地角色转换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既然已经立秋,就应该让秋月和秋水浓妆登场……

秋风是立秋的衣袖?!挥一挥树叶就从路的两边徐徐落下黄色的红色的叶子被路过的车席卷着奔跑像一群顽皮的孩子追赶着路过的车辆想去远方看看……或者,它就是夏给秋的明信片——有留恋不舍,有美好祝福,有谆谆叮咛,有绵绵情谊……

秋空如洗,一望无垠的蓝,至纯至净的蓝,无形无音蓝得不能再蓝。唐代的刘禹锡早就发现秋空的“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落霞孤鹜秋水长天。那个海上生明月,应悔偷灵药的幽怨神女,不再是冷漠世界的灵魂为什么?因为中国“航天嫦娥”一次次以优雅的姿势相约月球嫦娥,几度牵手几度圆舞几度飘飘欲仙了。

暑热在立秋的肩膀上不肯离去,只秋雨驱赶她们“一场秋雨一场凉”,从这天起,热与凉开始了区别——四季轮回,谁也挡不住季节的更替。于人而言,又有能挡住岁月的脚步呢?

丰子恺说,人过了三十,就如节气过了立秋。杜甫人生七十古来稀不怪他们,他们那一代人几乎都在兵荒马乱之中度过,平均寿命也就三四十岁。七十岁,稀得如同六月雪腊月花如今呢?

小区的广场哪一天有得空闲?一群神采奕奕的叔叔阿姨们那举手投足扭腰昂头,哪与“老态龙钟”这几个字沾得上边?铿锵激越的音乐让人忍不住兴起一种对生活的热望。

小区对面一中学操场跑道上,总会有那么一群七、八十岁的老人,或快跑或慢走,或收听新闻节目或播放戏曲节目,健康快乐,脚步轻盈,很多年轻小伙子也赶不上他们,直夸“姜还是老的辣”。

一旁的“银发俱乐部”,一拨银发老人聚集在一起,有温情的萨克斯独奏《我和我的祖国》,有充满激情的大合唱《在太行山上》,有激昂的二胡齐奏《奔驰在千里草原》……“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成”让他们焕发出如青年人般的自信。

这些幸福的老人们,当七、八十“立秋”吧。

“立”者,交也;“秋”者,禾谷遇火而成熟也。从立秋起,我开始崇拜一枚枚原生态的日渐饱满的果实——集阳光、雨露、鸟语、花香的万千宠爱于一身,楚楚动人,挂在枝头,为季节和汗水献礼。

和父亲一般年龄的村庄里忙碌的身影,站在朴实的田埂上,眼睛向着喜悦的丰满深情张望。

立秋打开秋天的大门——经历过浮躁,再静下心来看看前,看看后,好好思考一下人生(生命)的“立秋”,对每个人都将大有裨益

上一篇:绚烂夏花(九章)
下一篇:荷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