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精)日落长安,梦断金陵 ---《晋鉴》读后感

15已有 1297 次阅读  2017-03-08 23:13   标签读后感  style  长安  金陵 
把 日落长安,梦断金陵 ---《晋鉴》读后感 分享到:

日落长安,梦断金陵

---《晋鉴》读后感

 

一直想着要给《晋鉴》一书写点读后感,但几欲下笔,却都无处着手,常对着空白的文档,一筹莫展。缘何?当然是我肚里没货,胸中无墨。对于厚重且复杂的历史话题,我是连学习的资格都还不够的,更是不敢妄议了。因而,对于能把千年前的历史事件和故事信手拈来的人,我是极其佩服的。

单凭这一点,戚速便是我佩服的人。

明人兄说过一句话,用在戚速身上,恰当得很。他说,我是把别人喝花酒的时间,用来写诗。那么,戚速便是把别人喝花酒赏花事的时间,用来读历史,写历史。每一段远去的历史,其中都会有精彩的故事让你拍案叫绝,惊喜连连,但更多的会是枯燥、乏味和冗长。在现今浮躁的花花世界里,能守得住这样的寂寞,很不容易。作为同样是爱好文字的我来说,更是有着深刻的体味。

我是从戚速的公众号“指尖上的历史”开始读《晋鉴》的。

记得去年初春的一个中午,我正满手油烟味在厨房里忙活,收到了友的微信,她说,介绍一个同事给你认识,你们一定有共同话题。友也是兰心慧质的女子,她说的话,我深信。第一次在朋友圈里读到戚速有关晋史的文章,我第一句话是问他,这是你写的?他说是的。我瞬间膜拜。想象着,那些能写历史的人,是得有多大的学问啊,迷一般的存在,神一般的遥远,可居然就在我的身边。

拿到《晋鉴》一书,是在20163月份。浮生繁忙,这本书放在我的床头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了,我并没有一次性读完。好在它不是小说。只是经常在晨起或入睡前,读他几篇。可以反复地读。对我这个“晋史盲”来说,此书堪当教科书了。

晋朝是一个谜一样的朝代。它上承三国,下启南北朝,在东、西两朝短暂的156年间,是极尽混乱的。“八王之乱”、“五胡乱华”,各种战乱纷争,君主更迭不止。在那个大分裂的时代,几乎没有片刻的安宁。可以说,它是一个真正的乱世。但越是这样的乱世,却又是充满神秘气息和诱惑的。无数个晨昏时刻,闲暇时分,我踏着《晋鉴》梳理的道路,穿越到那个神秘而遥远的时代,和前人们作超时空的相见,在屡屡易主的喋血朝阙前,停驻脚步,掩卷叹息。

历史是残酷而晦涩的,但戚速笔下的晋史却是通俗易懂的,不愧是对司马王朝兴衰的个性解读。正如《晋鉴》的序言作者李文照先生所言:从独特的视角理性地全景式介绍了以两晋为代表的封建王朝体系由兴盛到衰亡的坎坷历史,从解读人性的角度分析了两晋重要人物和事件的命运及过程。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用白描手法加以渲染,故事细节活泼生动,人物性格鲜明传神。在书中,作者时不时加入一些现代生动的网络语言,使得整个篇章亦庄亦谐,读来趣味陡增。比如《谢安的官场黄金裙带圈》一文里,说谢安在淝水之战中赢足了点赞票,等等。

作者的代前言《谁在写历史》一文,让我有着开篇的惊艳,从而也确定了他对本书的严谨态度。他把史书比作一栋建筑,写史的人比作链接关键点的卯榫,窃以为很是恰当。这卯榫可不能马虎,只有严丝合缝,才能把历史的真实和个人感悟及劝谏警示高度结合。

从第一篇《一份决定太子命运的密件》到最后一篇《离开一个地方,风景就不再属于你》,全书共分六十一篇,东、西两晋的各事件物纷至沓来,各个人物粉墨登场。

于是,我们看到了乱世中人性的复杂、阴暗、龌龊,也看到人性的高贵、旷达和无私。在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性驱使下,昏弱的庙堂,疯狂的时代,炫富的社会,清谈的人们所组成的一个畸形的晋朝,便跃然纸上。

晋朝貌似是君主更替最快的王朝,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个个皇帝皆傀儡,个个皇帝都短命。不由让人感叹,生为皇室之人,如果你没有强大到傲视天下,实在不是幸事。历代都会有皇家子孙发出这样的感慨:愿生生世世,不再生于帝王家。但我相信,晋为甚。

晋朝是门阀制度森严的时代,裙带关系尤为重要。权贵如王家、谢家、庾家、桓家,纷纷登台,把控朝政,指点江山。人的权利一大,欲望便会不受控制地膨胀,于是便有了野心篡位,把持朝政的戏码上演。好比庾亮的专政,王敦苏峻的叛乱。但也有人不为权利所动,一心只为社稷黎民。好比谢安身在高位而不专权树私,不居功自傲,庾冰的清廉等等。

在上下几千年的历史中,男人一直是主角,但每段历史都少不了女人。贾南风的丑恶,羊献容的悲情,诸蒜子的睿智贤良,杜陵阳的传奇,庾文君的凄美,都在作者笔下一一展现,栩栩如生。让刀光剑影铁骨铮铮的男人世界,平添了几分女儿柔情。

都说魏晋多名士、雅士,玄学清谈是当时主流社会的风尚。作者不止一次地强调,清谈在当时的盛行,为我们还原了一千多年前的场景。于是,那些身着宽衣大袍,款款而谈的人们,逐一出现在眼前。只说不做,从来不是什么好事,比如夸夸其谈却险些误国的王衍,便是一个特例,作者对其也是费了相当多的笔墨,以示警忌。

晋人爱美,男人更甚。历史上最有名的美男子潘安和卫玠,就是晋人。尤其西晋,盛产美男。而晋人所谓之美,就是越白越好,以致男人们到了吃五石散,还面敷白粉的地步。把“一白遮百丑”这句话运用到了极致,这在现今看来,简直就是变态。在《美女不如美男的日子》一文中,作者说,“美男子”已经成为当时的一种文化现象,一个时代的标志。诚哉斯言。好比卫玠之美的影响力,瞬间秒杀现在所有的花样美男。还有我们熟知的典故“掷果盈车”、“傅粉檀郎”,都是用来形容潘安美貌的。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全民崇尚外在美的时代,也是一个人性极其自由解放的时代,但这也是社会躁动,人心浮躁的根源所在。

一个如此特别的时代,上演的戏码也是百转千回,小小一篇读后感,实在不能尽言。所谓当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一切俱往矣。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随着时光的逝去和幻灭,一些真相在历史的长河里隐匿,但我们总能在若干的史实前,梳理出当时的细枝末节和风云变幻。感谢《晋鉴》一书,给了我走近晋史的机会。

今夜,我享受一盏灯,一杯茶,一篇文的独自时光。自然就想起本书作者每晚于灯下读史、写史的画面。这样的时光,是寂寞的,但耐得住这样的寂寞,我想势必不会孤独。有那么多的历史人物,在和你进行穿越时空的对话,你可以感知他们的喜怒哀乐,风云激荡,这是另一种热闹与繁华。

行笔至此,我突然发现,我们最熟知的代表“魏晋风骨”的那一批文人,作者却鲜有着墨。我想,他们应该都在戚速的第二本书----《晋风》里,风流长啸吧。

 

 

                                        海霜于丁酉年元月元日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涂鸦板
请先登录再发表评论

报料 @温都 QQ客服